《新人生觀》自序
   作者:羅家倫
   輸入:林六呆
   提供:城鄉台灣 /http://folkdoc.com/

      《新人生觀》自序

       浩蕩成江的鮮血,滂沱如雨的炸片,時代掀起的亙古未有之洪濤,能不使我們,站在存亡絕續關口的我們,對於整個的人生問題,有一度新的審察和領悟?

       我們要生存,我們更要有意義的生存,所以我們哪能不追求生存的意義,和達到這有意義的生存的方式?

       在這真實空時構成的創造的宇宙裡,我們的生命是動的、真實的、更是創造的。我們的思想不能開倒車。我們不能背著時代後退,我們也不能隨著時代前滾,我們要把握住時代的巨輪,有意識的推動他進向我們光輝的理想。

       我們要揮著慧劍,割去陳腐。我們要廓清因循、頹廢、軟弱、倚賴、卑怯,和一切時代錯誤的思想──上生命的毒菌。不但是打掃地方為了培養新的肌肉,而且是期待長成新的骨幹。

       這偉大的時代需要我們有力的思想、有力的行為、有力的生命。

       自從神聖抗戰發動以來,我就開始想做一點積極的思想工作。我寫這部《新人生觀》的時候,不想照傳統的寫法,分門別類的論列人生哲學的各部分。我祇想把中國民族思想和生命中,我認為缺少或貧乏的部分,特別提出來探討、來發揮。但是寫成以後,也自成一個系統。

       講人生哲學,要是使他理論的基礎穩固的話,不能不有他在玄學──形而上學──上的根據。這一點我哪裡敢忽視。

       這部書裡的十六章,本是我於中央大學西遷以後,對全校的一套系統演講。也曾在刊物上登載過幾篇。現在重新寫定,成為專書。我斯不敢希冀前哲在圍城中講學的高風,但是這十六章卻章章都是講完和寫完在敵機威脅的期間,有時還在四周圍火光熊熊之中。

       我斷不敢說這部書是表現一種有力的思想,我祇敢說這是我個人用過氣力去思想的一點結果。我是根據自己知道的深信,以充分的熱忱寫出來的,自然我也希望國人能得到同樣的深信。

       這一件不是泛泛的澧物,敬以獻給有肩膊、有脊骨、有心胸、有眼光而有熱忱的中華兒女,尤其是青年。

      中華民國三十一年元旦,陪都重慶,羅家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