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藥、雖古猶新
   作者:王明輝(大陸)
   輸入:林六呆
   提供:城鄉台灣 /http://folkdoc.com/

      
本文為《中醫是怎樣治病的》(王明輝著/旺文社出版/ISBN 957-508-535-7)的第一章

【中醫中藥起源於生產勞動】

       有人說,中醫是一種古老的實驗醫學。從歷史的角度看,中醫確實起源甚早,已具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但從發展的眼光看,中醫卻又是不斷汲取當代新的科學成就而向前發展的一種不同於現代醫學理論的東方醫學。它古老而具有生命力。

       人們都知道,醫學的發展一開始就和人類物質生活的創造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例如。原始人為尋求食物而獲得藥物的知識,所以恩格斯早就指出:「科學的發生和發展,一開始就是由生產決定的。」醫學當然也不例外。

【「北京猿人」、「山頂洞人」對中醫的貢獻】

       生活在距今約五十萬年以前的「北京猿人」所製造的尖狀、刀狀等石器或骨器,就為人類提供了原始醫療器具的物質基礎。生活於一萬八千年以前的「山頂洞人」,已能製造和使用骨針,這是我們研究針刺術起源的重要文物。原始人發明用火,人除了有熟食、防病及保健的重要意義外,還為以後的炙法、熨法提供了物質基礎。

      
【伏羲氏製「九針」的傳說】

       相傳伏羲氏製「九針」。九針之名最早見於我國古老的醫書──《黃帝內經》中,書中有關伏羲氏的傳說雖不可輕信,但至少說明遠在春秋戰國的時候,我們的祖先就有了用針刺治病、砭石刺膿瘍放惡血和用熨炙法治療病證的經驗了。如戰國時,名醫扁鵲用針刺和熨法醫治虢太子病,收起死回生之效即是例證。

【神農嘗百草而識中藥】

       在新石器時期。隨著農業的不斷發展,人們在最初尋找植物性食物時,還不知道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因此就不得不用口嘗試。這種嘗試,尤其是在飢不擇食的情況下,誤食有毒植物的可能性就很高。由於長期的生活體驗,人們終於知道了某些植物苦澀難咽;某些植物香甜可口;某些植物可使人嘔吐腹瀉;某些植物可發汗止痛;某些植物甚至可使人中毒死亡。最初,人們可能認為這些毒性植物是有害的,因而淘汰它,以後才逐漸用來毒殺禽獸或供醫藥用。如雞毒(烏頭)、狼毒等藥的命名即是例證。隨之,由於人們對植物的不斷認識,才逐漸用一些植物來治療疾病。我國有神農嘗百草的傳說,如《新語》道基篇說:「人民食肉飲血、衣皮毛,至於神農,以為行蟲走獸難以養民,乃求可食之物,嘗百草之食,察酸苦之滋味,教民食五穀。」又《淮南子》修務訓篇說:「神農……嘗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當此之時,一日遇七十毒。」《史記》三皇本紀說得更明確:「神農……始嘗百草,始有醫藥。」當然,藥物決不是一個人發明創造的,它是人民長期生活和生產實踐中的經驗結晶。然而,這個傳說卻反映了我們祖先在最初發現藥物的經歷過程。所以,我國第一部藥物學著作,就是用《神農本草經》命名的。

【黃帝、岐伯論醫術】

       為什麼中醫醫術又叫「歧黃之術」呢?這是因為,相傳古時候黃帝和他的臣子歧伯、雷公等討論和闡明了許多中醫診治病證的原理。現存的古代醫書──《內經》中,就有很多篇章是記述黃帝與岐伯等人論醫的內容和經驗總結,故中醫一直尊黃帝和岐伯為我國醫學之祖,而以「岐黃」簡名之。其實,這只不過是用「岐黃」的名義,象徵遠古時代醫藥的發展情況罷了。

【酒與中醫自古有緣】

       在我國,夏商奴隸社會興起時,即有了酒的釀造,而酒與中國醫學一開始即有密切的聯繫。在《史記》和《內經》中,有許多關於藥酒的記述:如「醴」(含醇量較少的清酒或指甜酒)、「醠」(清酒)、「醪」(含醇量較高的濁酒)、「鬯酒」(商代用香料及郁金等藥釀製成的一種治病香酒),頗似現代醫學用的「酊劑」。我國古「器」字從「□」、從「酉」,故徐灝說:「治病以藥為主,以酒為使,故醫藥並稱,因之治病工謂之「醫」矣」。相傳大禹時代已經發明了造酒,《素問.湯液醪醴論》說:「古聖人之作湯液醪醴者,以為備耳」。可知酒在遠古即被中醫選供藥用。

【湯液是中藥的最早劑型】

       我國很早即已使用藥物的煎劑來治療疾病,遠在新石器境代,陶器的發明,不僅為飲食提供了容器,也很可能已作為煎藥的用具了。相傳,助商湯伐桀的伊尹創造了湯液。我國最早的針炙書──《針炙甲乙經》(又稱《甲乙經》)中也有「伊尹以亞聖之才,撰用神農本草,以為湯液」的記載。今日看來,湯液的創始,雖不一定源於伊尹,但湯液的出現,建立在烹飪熟食發達的基礎上,則是毫無疑問的,而烹飪的熟食、熱飲對飲食衛生的改進有著重要的意義。故古人將湯液托始於伊尹,其器重的含義也是甚為明顯的。

【醫與巫不能混為一談】

       我們在這裡還要談談醫與巫的關係問題。有人說:「醫源於巫」,也就是說中醫起源於宗教、迷信,這是一種非常錯誤的論調。雖然我國殷商時代的人敬神事鬼,崇尚迷信,始有巫醫(如巫咸、巫彭、伊尹等)而兼為人治病,但根據前面所述的歷史情況,則說明醫藥的起源,並不始於宗教迷信,而是與人類維護生存以及從事生產活動和改善物質生活有關。再說,巫醫們為人治病,除了依靠巫術以外,同時也掌握和運用了一些藥物知識。他們不過是在用藥上籠罩了一層神祕的迷信色彩而已。因為早在巫術以前,已有了較多的醫藥方法,故隨著人類知識的豐富,醫學終於戰勝了巫術。如春秋戰國時的名醫扁鵲就曾提出「六不治」,其中明確提出「信巫不信醫則不治」的規戒。齊相管仲也曾極力反對巫醫,《左傳》中還記載有叔向與公孫僑的一段對話。在這段對話中,公孫僑辛辣地諷刺了當時的一些巫醫,尖銳地揭露了春秋戰國時巫與醫之間鬥爭的情況。透過不斷的鬥爭,中國醫學逐漸戰勝了鬼神迷信,脫離了巫術的束縛。

【甲骨文是描述疾病的最早文字】

       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出土的甲骨文中有關病證的記載約三二三片,計四一五辭,所記病證種類已達二十二種之多(實際還不只這些),如蠱(腹中蟲)、齲、疾首、疾目等。甲骨文中有關齲齒的記載,比埃及、印度和希臘等文明古國還要早一千多年。據研究,甲骨文當時記載的病種,有頭、耳、眼、鼻、口、牙、舌、喉、心、胃腸、手、臂、關節、足、趾、骨等病以及瘤、跌傷、產婦病、小兒病、流行病、寄生蟲病等,並有咳嗽、噎膈、不語、下痢、耳鳴、失明等病證的描述.。這些將殷人占卜的內容刻在龜甲或獸骨上的「甲骨文」,不僅反映了當時對疾病已有相當的認識,且反映了公共衛生和個人衛生方面的顯著進步,如有洗臉、洗澡、飯後洗滌食具、灑水清掃室內外環境、設置廁所及畜圈等生動的記述。在距今三千三百年前,就有了這麼豐富而可信的有關疾病和衛生的文字記錄及實物,這不能不說是世界醫學史上一件突出的事例。

【中醫的分科】

       到了周代的時候,中醫已有了明顯的分科,如(周禮.天官)設了食醫(相當於營養醫師)、疾醫(內科醫師)、瘍醫(外科醫師)和獸醫等四種。此時,帝王已有了侍醫,如夏無且便是秦王的侍醫。民間還有大量的小兒醫(兒科)、帶下醫(婦科)、耳目疾醫(五官科)等。

【中醫對發病原因的探索】

       春秋戰國時,由於哲學陰陽五行學說的產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我國傳統醫學的發展。此時,名醫之和首先提出用六氣不和解釋疾病發生的道理。《周禮》和《禮記》中也記述了許多疾患,並已認識到它們與時節氣候的關係,如《周禮》中「春時有痟首疾,夏時有癢疥疾,秋時有瘧寒疾,冬時有嗽上氣疾」和《禮記》中「孟秋行夏令民多瘧疾」、「仲冬行春令民多疥癘」等記載,都說明中國醫學在春秋戰國時,已認識到人體和外在環境的統一性,以及一些傳染病與季節的關係。此外,還認識到內在的精神意識影響或飲食不節、起居不常、勞逸過度等,均可成為發生疾病的重要原因,從而為中國醫學奠定了「三因(內因、外因、不內外因)致病論」的思想和人體與內外環境統一觀的理論基礎。

【中醫診治方法的早期總結】

       當前,中醫所廣泛運用的望、聞、問、切、觸等診斷技術,有的早在春秋戰國時便已應用於臨床了。如脈診(切)法為扁鵲首創,在診虢太子的「屍厥」(為一種臨床假死的疾病現象)中,此法顯示了古代醫生對診斷技術的精湛造詣。也由於當時服食、湯液、酒醴、祝(外敷方藥)、殺(去腐法)、塗(外擦)、浴(洗抹)等藥物治法的運用,以及針石、炙熨、按摩、導引(相當於氣功一類)等治法經驗的累積,乃為我國古代的醫學巨著──《內經》的總結奠定了基礎。

       由於秦漢以來的政治統一,工農業的發達,內外溝通,使中國醫學在春秋戰國諸子百家學術爭鳴的基礎上,有了飛躍的發展,一些重要的經典醫學著作,如《內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等,大都完成於此時,從而給中國醫學的理論體系,打下了紮實的根基,並為以後的繼續發展指出了明確的方向。

【中草藥學的來龍去脈】

       中草藥的使用經驗,如前面所述。那麼,為什麼有的人愛把中草藥稱為中藥呢?這是因為中藥裡以草木一類的植物藥比例最大,故人們就常把中藥稱之為草藥或中草藥。

       遠在古老的原始社會時代,人類的祖先在尋找各種食物的過程中,有時誤食了一些能引起劇烈反應的東西,如某些植物的花、莖、葉、根或某些動物的肢體、內臟而引起了中毒症狀,如嘔吐、腹瀉、抽筋或不省人事等,從而使人們對食物的有毒或無毒有了初步認識。這種日常生活中的經驗,經過長期的累積,就使我們的祖先對食物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並逐漸能辨別和利用某些毒物或藥物。如古代用烏頭等藥煉製成毒藥箭來射殺鳥獸,叫做「射罔」;又如有種藥,狼吃了可中毒,故名為「狼毒」……諸如此類的經驗,年復一年地擴大人類的眼界和知識。同時,古人也逐漸認識和了解某些自然藥物對人體所引起的各種不同反應,如嘔吐、腹瀉、抽筋以至不省人事等。這些現象顯而易見是一種中毒的反應,但這對某些需要催吐、導瀉、鎮靜或麻醉的病人來說,需可產生一些明顯的治療效果。所以這些藥物就逐漸發展到防治某些病痛方面來了。

       我國記載藥物的第一部書叫做《神農本草經》。它是大約在漢朝時,有人假託神農之名寫成的。以後,歷代醫家在民間用藥知識的基礎上,對藥書的內容反復進行了修訂和擴充,才相繼有了《新修本草》、《本草綱目》、《本草綱目拾遺》等藥書。這些藥書都是深入研究中草藥的寶貴資料。當然,我國有名的本草藥書還還不止這些。在大量實踐的基礎上,歷代相傳,多有所發展。如可消食、治反胃的雞肫皮(雞內金),現已證明其含有胃激素和中性消化□,可使胃液分泌增加,對因胃酸缺乏引起消化不良的病人,有幫助消化、增進食慾的作用,還能治療嗝氣、反胃、嘔吐等不適。有人認為雞內金治消化不良的效果,比常用的酵母片還要好若干倍。又如常山,它在奎寧被發現的一千多年前,已是我國治療瘧疾(俗稱「打擺子」)的有效藥物了。經研究,發現常山含有多種生物鹹,其中常山鹹丙的抗瘧能力比奎寧要強一四八倍;另一種常山鹹乙的抗瘧效果也比奎寧大六十倍。其它如茜草科水楊梅治療菌痢和腸炎,較氯霉素、□喃唑酮等不易產生抗藥性,且療效好,副作用少。青黛治療白血病,在許多方面優於馬利蘭等。這些都說明,中草藥的作用都有其相應的科學道理。當然,中藥也是在實踐中不斷發展的,除了單方、驗方和效藥外,中國醫學的理、法、方、藥等知識的正確運用,更增加了中草藥的防治疾病範圍和效益的發揮。

       值得指出的是,民間草藥單方,雖有的可從藥書上找到依據,但很多卻沒有被收入藥學文獻,故我們在學習和研究中草藥時,除了參閱本草藥書外,還應高度重視在民間廣泛流傳的一些中草藥單方、驗方。

【中醫中藥對世界科學的貢獻】

       我國是一個文明古國,對世界的科學文化曾作過非常寶貴的貢獻。如造紙、印刷、火藥、指南針等的發明,影響甚為深遠。在醫學科學的發展史中,中國醫學亦建樹了不朽的功績,現略舉數例以見其實。

      一、最早建立了醫學理論體系:

       中醫中藥在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對我國民族的繁衍昌盛和世界醫學的發展都作過巨大的貢獻。早在公元前二百年的春秋戰國時代,《內經》、《難經》等經典著作的成書,就確立了中國醫學獨特的理論體系,並一直有效地指導著中醫藥的診療實踐。《內經》中所述人體解剖、生理、經絡、病理、針炙、整體觀念和辨證論治等學說和原則,迄今仍具有重大的學術價值,且為國際醫學界所重視和推崇。近年來,發現從長沙馬王堆出土的醫學帛書較《內經》成書年代更早。據了解,《內經》的《素問》和《靈樞》兩部書的重要內容,有的已被譯成英、日、德、法等國文字,並在許多國家中廣泛流傳。

      二、最早研究和描述人體的解剖結構:

       關於人體解剖,在古醫書《內經》中有過生動而豐富的敘述。如《靈樞.經水》說:「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剖而視之」。並對五臟六腑的形態、大小、重量,脈絡的長短、走向,血液的清濁和閉管循環等都有較詳細的記載,且與現代解剖學的觀察大致相符。北宋時的「歐希範五臟圖」對心、肝、腎等內臟及大網膜的描述基本正確;「存真圖」對胸腔內臟結構及消化、泌尿、生殖系統等,均有頗詳細的記述,且多為後世所採用。我國在十一世紀時,解剖學仍是比較先進的。但在西方醫學中,人體解剖學一般都發展得比較晚,歐洲在十六世紀以前多為對動物的解剖,很少有對人體解剖的研究,故我國的人體解剖學較國外至少要早十六個世紀。

      三、對人體血液循環的最早認識:

       對人體封閉式血液循環及其與心、肺的密切關係,早在《內經》中已有較細緻的描述。如談到血與心的關係時說:「諸血者,皆屬於心」。血在什麼地方流呢?《內經》明確指出「脈者,血之府」。敘述血脈與肺的關係時,《內經》說:「脈氣流經,經氣歸於肺……肺朝百脈……毛脈合精」。這就是說,肺與全身血脈相通,肺將精華物質帶到人體各經脈,通過循環,最後又流歸肺內。古人認為血流是開放的,還是封閉的呢?《內經》的回答是封閉管道式的,並說「陰陽相貫,如環無端」,在這裡是指動靜脈兩類血管互相貫通,循環全身,周而復始。《內經》還對動、靜脈血液的性質進行了鑑別:「血氣俱盛而陰氣多者,其血滑,刺之則射;陽氣蓄積,久留而不瀉者,其血黑以濁,故不能射。」這是根據血液流速、顏色和能否噴射等性狀來鑑別動、靜脈血的最早文字記載。總之,有關人體血液循環的這些精闢論述,較西方醫學對此的描述要早約兩千年。

      四、最早總結針炙、經絡的理論和實踐:

       早在五千多年前,古人就有了用砭石治病的經驗,以後發展為針炙。《內經》和《難經》中詳細記載了人身十二正經、奇經八脈和全身脈絡、腧穴以及它們的分布循行與針療、刺法、刺禁、炙法、炙禁等具體內容,並高度評價了經絡的「決死生,處百病,調虛實」的重要作用,對中國醫學和世界醫學的發展作出了獨特的貢獻。經過長期的實踐和豐富的經驗累積,到西晉時,由皇甫謐進行了第一次較全面的總結,寫出了我國現存最早有系統的針炙專書──《針炙甲乙經》,促進了我國針炙醫學的發展。近些年來,針刺麻醉的問世,更震撼了國際醫學界,並已傳至國外,影響了世界醫學的發展。故外國學者多稱譽中國為「針炙的祖國」。

      五、最先使用麻醉藥物進行腹腔手術:

       三國時(約公元二世紀),我國傑出的醫學家華佗,在世界上第一次使用麻醉劑──麻沸散,進行全身麻醉下的剖腹手術。而歐美等地醫生,根據業務的需要,直到十九世紀中方發明和使用麻醉散(藥),較華佗所創的麻沸散約遲一千六百多年。

      六、世界上的第一部藥學專著:

       在古人大量醫學實踐的基礎上,我國於東漢時完成了第一部藥學著作──《神農本草經》。這本書現雖已失傳,但其豐富的內容仍被保留在以後歷代編修的本草書錄中,並被列為我國醫學四大經典著作之一。這部藥學經典,較歐洲可與之比美的藥學書至少要早十六個世紀。

      七、世界上的第一部臨床醫學專書:

       《傷寒雜病論》是我國第一部臨床醫學專著。東漢張仲景在刻苦攻讀《內經》、《難經》等醫書的基礎上,結合當代人民與疾病對抗的豐富經驗,總結出我國醫學史上影響最大的一部著作──《傷寒雜病論》,後世將其分成兩部分。其中《傷寒論》十卷,是闡述外感熱病的辨證論治專書;另有《金匱要略》六卷,其內容以臟腑辯證論述內科雜病為主,包括瘧疾、中風、心痛、黃疸、吐血、反胃等病症。

      《傷寒雜病論》不僅一直指導著我國醫學家的臨證治療,而且還流傳到國外,影響深遠,是世界上第一部經驗總結性的臨床醫學巨著。國外最早具有相當水平的專著是阿拉伯醫學家阿維森納所著的《醫典》,但它比《傷寒雜病論》的成書至少要晚數百年。

      八、世界上最早的煉丹文獻:

       東漢魏伯陽總結了前人的經驗,著成《周易參同契》,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煉丹文獻,也是近代化學的前驅。世界上的科學家們也公認煉丹術起源於我國。

      九、第一部脈象診斷學:

       脈診是我國醫學中望、聞、問、切四診之一,也是我國醫學中一種獨創的診斷方法。在《周禮》、《內經》中早有較多這方面的記載,歷代著名醫家,如扁鵲、倉公、仲景、華佗等,都精通脈學。西晉時,王叔和以其豐富的實踐經驗,總結了前人的有關經驗和資料,完成了十卷《脈經》專著,對我國脈象診斷學的發展作出巨大貢獻。其特點在於正確描述和區分各種脈象,肯定了寸口(相當於手前臂高骨處的橈動脈部位)診法的定位診斷,並將脈、證、治三者結合進行分析,故對世界醫學影響很大。早在公元五八二年,我國的脈診學就傳到朝鮮、日本等國,七百年後為阿拉伯醫學所吸收,並於公元十世紀被中東醫聖阿維森納在他的名著《醫典》中引述。

      十、現存最早的外科專著:

       我國南齊醫家龔慶宣在前人實踐的基礎上,於公元四七五∼五○二年間總結並著述了《劉涓子鬼遺方》。這本書共三卷,扼要總結治療金瘡、癰疽、瘡癤和其它皮膚病等方面的經驗,收列內、外治法處方約一百四十多個,並最早創造了用水銀外治皮膚病的方法。我國運用水銀軟膏較國外至少要早六個多世紀。

      十一、我國現存最早的傷科專著:

       唐代藺道人於公元八四一∼八四六年間著述了《仙授理傷續斷祕方》。全書只一卷,重點敘述了關於骨折的處理步驟和治療方法,包括手技復位、牽引、擴創、固定等內容;提出了對一般骨折復位後用襯墊固定,並指出要注意關節活動;對開放性骨折,則主張快刀擴創,避免感染;對肩關節脫臼,已能採用「椅背復位法」,這也是世界整骨學的首創。半個世紀以後,元代危亦林使用懸吊復位法治療脊椎骨折也是世界上的創舉,英國達維氏直至一九二七年才提出此法,較危氏法晚六百年。

      十二、世界藥學史上的偉大著作:

       明朝李時珍總結我國千餘年來中藥學的經驗,於一五九六年刊行了《本草綱目》。此書載藥一千八百九十二種、藥方一萬一千餘條、插圖一千一百六十幅,在當時可說是集我國中藥的大成,不僅匯集了以往各藥學著作的精華,也對過去某些藥書記述錯誤及不真實的資料和結論作了一些糾正和批判。據知,十六世紀的歐洲,尚無能名之為植物學的著作,直至一六五七年波蘭用拉丁文譯出本書後,才推動了歐洲植物學的發展。在《本草綱目》成書後近兩百年,林納才達到相同的水平。由於《本草綱目》的輝煌成就,該書被稱譽為「東方醫學巨典」,先後被譯成多種外文出版,是研究植物學、動物學和礦物學的重要參考資料。李時珍亦被列為世界著名科學家之一。

      十三、世界上的第一部藥典

       唐高宗時,李勣等人對《本草經集注》詳加訂注,增藥一百一十四種,分為玉石、草、木、獸、禽、蟲、魚、果、菜、米穀及有名未用等十一類,凡二十卷,名為《新修本草》(後世稱為《唐本草》)。別又撰《藥圖》二十五卷、《圖經》七卷,一起於公元六五九年由唐皇頒布於世。這是我國、也是世界上第一部由國家編撰頒布的藥典。它比世界上有名的《紐倫堡藥典》要早八百八十三年。《新修本草》書成後八十七年,在日本始出現傳抄本。

       除了以上所舉的一些事例外,在中國醫學還有諸如種痘、司法檢驗及營養療法等領域的創見和成就,也列居世界之顯位。故有人說:中國除了「四大發明」外,中醫藥應是對世界的第五大貢獻。從醫學發展史和現狀看,這種說法一點也不誇張。

       但任何事物都是在不斷發展的。在醫學上,我們既不能「數典忘祖」,妄自菲薄;也不可「夜郎自大」,故步自封。中國醫藥學還需要百尺竿頭再上一步,向現代化邁進。

【中醫的四大經典著作是什麼?】

       《黃帝內經》、《難經》、《神農本草經》和《傷寒雜病論》等四部書被稱為中醫的四大經典著作,它們都是我國秦漢以前的醫藥經驗總結。現在,有的人將明代的《本草綱目》、清代的《溫病條辨》或將《傷寒雜病論》分為《傷寒論》和《金匱要略》而列入經典,這都是欠妥的。因這幾部書都是秦漢以後的人所撰的,時代較晚。

       這裡扼要介紹中醫四大經典的主要內容:

      一、《內經》:

      《內經》包括《素問》和《靈樞》各九卷。它分別從陰陽五行、天人相應、五運六氣、臟腑經絡、病機、診法、治則、針炙等方面,結合當時哲學和自然科學的成就,作出了比較有系統的理論概括和認識。其學術特點是,陰陽五行學說貫串於中醫理論和實踐的各個方面,體現其統一的、恆動的整體觀思想;通過將病機、證候與五臟六腑、七情(喜、怒、悲、憂、思、恐、驚)六氣(風、寒、暑、濕、燥、火)聯繫起來分析,為後世的辨證診斷提供了理論根據。其他如望、聞、問、切「四診」和施治之分標本緩急等學術理論,迄今在診治學上仍具有指導意義。

      二、《難經》:

       全書共有八十一章。分別對脈法、經絡流注、營衛三焦、氣血盛衰、臟腑諸病、經穴及用針的補瀉手法等方面作了比較深入的解釋和發揮,豐富和發展了《內經》的學術理論,為後世有關中醫診斷、病理、經絡和針炙等學術的發展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因其闡述《內經》的有關疑難問題,故名《難經》。

      三、《神農本草經》:

       本書共分二卷,收載藥物三百六十五種,除去重複的實際是中藥三百四十七種(其中植物藥二百三十九種、動物藥六十五種、礦物藥四十三種)。本書匯集了古時至漢代以前的藥物知識,分別用四氣(升降浮沈)五味(辛甘酸苦鹹)概括藥物的性能和作用,根據有毒和無毒而將藥物分成益氣、補虛、除邪等上、中、下三類;創立了方劑的有關配伍方法;對於藥物的炮製、貯藏方法和經驗也作了概括性的描述,雖其中也有某些錯誤的地方,但有關經驗的總結卻奠定了中藥藥物學的理論基礎。

      
四、《傷寒雜病論》

       東漢末年張仲景繼承了《內經》、《難經》等經典的醫藥理論,結合自己長期的醫療實踐,正確掌握和靈活運用了「辨證論治」的診療法則,創立了許多寶貴的診治方法,總結發展成為我國第一部臨床醫學的偉大著作。後人將其分為《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兩部分,共十六卷。

       《傷寒論》共總結治法三百九十七種,冶方一百一十三個,反覆論述了隨著病情證候變化而改變治療方法的原則和標準。該書包括多種熱性病證,並將這些病證按「六經」歸納為六大類型,還說明了六型病症的傳變關係。此外,還用「八綱」(表裡、寒熱、虛實、陰陽)來分析病情,如書中所總結的三陽證(太陽、陽明、少陽)多屬熱證、實證、陽證;三陰證(太陰、少陰、厥陰)多屬寒證、虛證、陰證。總之,張仲景運用了六經、八綱,在辨證用藥上都有了明確的主證、主脈和準則,為後代醫生的診治樹立了規範。

       《金匱要略》共分二十五篇,收載冶方二百六十二個。其特點是,病證分類簡明,診斷確切簡要。在發病的原因上,指出了一切病證,不外乎由內因、外因、不內外因(如飲食、勞倦、房事等)三種病因所引起;在診斷上提出了觀察顏色、聞聽聲音和切摸脈象等具體方法;在治療上總結了早防、早治等預防醫學的經驗。此外,書中還敘述婦女孕育及分娩前後的疾病,並記錄急救用吹鼻取嚏,吊死、淹死時用人工呼吸法,食物中毒時用催吐、瀉下法等寶貴的醫療經驗。

       中醫的四大經典著作,由於前人創造性的努力,故不論是基礎理論還是醫療實踐,至東漢時已確立了中國醫學的理論體系和獨特的診療方法。這些都為以後中醫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