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對人體臟腑的認識
   作者:王明輝(大陸)
   輸入:林六呆
   提供:城鄉台灣 /http://folkdoc.com/

      
──臟象學說

      
本文摘自《中醫是怎樣治病的》(王明輝著/旺文社出版/ISBN 957-508-535-7)的第二章

       有時聽到個別的議論:中醫認為「腎為先天之本」、「脾為後天之本」,但西醫在治療某些疾病時,卻將整個脾臟或一側的腎臟手術切除,而病人仍可生存。這不就說明了中醫所談的「先天」、「後天」之本是不科學的、缺少根據的嗎?這主要是因為有的人把中醫的臟象與西醫同名的內臟器官視為等同,故得出了上述的錯誤結論。

       臟象學說,是中醫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研究人體臟腑生理功能、病理變化及其相互關係的獨特理論。

      一、臟象學說的特點

       中醫對臟象的認識,先是經過一定的解剖生理的觀察,經歷長期醫療實踐的驗證,並用古代樸素唯物論哲學思想為指導加以概括和昇華而成的。對此,自春秋戰國時已經有了一些記載,《內經》成書時已較有系統,後世歷代都有所充實和修正,使之更臻完善。

       古人曾認為,治病可根據病臟的不同,而用分割皮膚、解剖肌肉、通導血脈、縫合筋肉、察看腦髓、膏肓和系膜、清理五臟或沖洗腸胃等辦法。如《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說:「因五臟之輸,乃割皮、解肌、決脈、結筋、搦髓腦、揲荒、爪幕、湔浣腸胃、漱滌五臟」。在《內經》、《難經》、《甲乙經》等書中,也可見到許多有關人體的臟腑有幾斤幾兩、多短多長的記載。如《靈樞.經水》曾生動地描述說:「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視之,其臟之堅脆、腑之大小,脈之長短……皆有大數」。這些例證都說明,古代中醫對人體的解剖和生理是有一定了解的。

       中醫以整體觀念為指導思想,通過長期的醫療實踐和觀察,認為人體各部分是有機地聯繫在一起的,人體巧妙而複雜的生命現象,就是以臟腑既有分工又有協作的功能市實現的,它體現於臟與臟、臟與腑、臟腑與肢體及各組織生理活動的各個層面,如在五行配屬中所提到的心合小腸,主脈,開竅於舌;肺合大腸,主皮毛,開竅於鼻;脾合胃,主肌肉四肢,開竅於口;肝合膽,主筋,開竅於目;腎合膀胱,主骨,開竅於耳等等。臟腑的功能失常所表現的痛皆變化,通過經絡可反映於人的體表;體表組織有病,亦可影響到所關聯的臟腑;臟與腑之間,也可通過經絡對信息的傳輸而相互影響。因此,中醫在診病時,可以通過觀察病人的眼、耳、口、鼻、舌、形體、臉面、皮膚顏色及脈象等外在的變化,來了解其體內臟腑、氣血的盛衰和正氣(抵抗力)、邪氣(致病力)的虛實。由此可知,人體的各種功能活動和病理變化都取決於五臟氣(包括物質和功能)的盛表及與其它臟腑組織的相互關係。這就使中醫較深刻地認識到,人的每一臟器不僅是一個實質器官的形態單位,更重要的是涉及到多個系統、多個組織的一系列相關的生理、病理單位。如中醫認為,心位於胸中,不僅主聯血脈,還主精神意識,開竅於舌,在面部可看到心病理或生理的顏色反映。心因與小腸有經絡相通,故心臟與小腸腑互為表裡,關係較密切。如果病人有心血不足的痛證,多可出現心悸、心慌、失眠、多夢、面色蒼白、舌質淡紅、脈象細微等病狀。所以,中醫所講的臟象與西醫解剖生理學中所談的臟器,名稱雖大多相同,但實質涵義卻有很大的差別。故我們決不能把西醫的某臟與中醫同名的某臟等同看待,如中醫的「脾」,不單只包括西醫脾的調節血量和淋巴器官的功能,而且還涉及到消化、造血、循環、內分泌、精神意識、肌肉運動和吸收排泄等多系統的功能。所以,中醫認為,「脾」是人體出生後不可缺少的生命力的根本。

       值得指出的是,中醫對人體臟腑的認識,是著重從「臟象」進行觀察的,故把此種理論名為「臟象學說」。什麼叫「臟象」呢?中醫認為「臟」是「藏」的意思,內臟屬於人體內部,所以稱之為「臟」。所謂「象」,指的是外面可見的形象,也就是臟腑功能活動所反映出來的表象。故《內經》有「臟藏於內,象見於外」的概括,這就是說,臟器雖藏於人體內,但可透過它功能活動在體外的表象而探知它在生理或病理上的變化反映。所以,有人把中醫對人體的認識方法歸類到黑箱理論或灰箱理論的認識體系,這是頗有道理的。

       人們都知道,在控制論中,研究非線性系統時,多用黑箱或灰箱辯證法則。所謂黑箱理論,即是對尚不知道內部結構的物體,透過看到或測量到的輪入和輸出信息而加以認識的系統。所謂灰箱理論,是對粗略知道一點內部結構的物體,主要透過輸出和輸入信息問的關係來進行推論認識的系統。如《內經》所談到的脾與胃,血脈與心,呼吸與肺,體液排泄與腎及膀胱的關係等。因人體的重要臟器多在胸腹腔內,好像藏在櫃匣內的珍賓一樣,是不能隨便打開來看的。故中醫多採用由外表所知推測體內,從病變表現推知不生病時的生理作用等方法,來認識人體臟腑的功能。這就是中醫借以認識和總結「臟象學說」的思想方法。因為在人體正常生理狀況下,其所反映的各臟腑的信息,常難顯示出其各自的特殊功能,只有在異常的病理情況下,才較易獲知某臟腑的功能作用,正如《素問.玉機真臟論》所說的「善者不可得見,惡者可見」。故中醫常將所觀察到的病理信息與正常生理功能對照而加以綜合分析,或採用類比演繹法反向推導其生理功能以逐步完成對臟象的認識。如因風寒傷肺而引起咳嗽時,病人可兼有畏寒、發熱、鼻塞、流鼻涕等證候,從而推斷出在生理情況下肺是與皮毛相聯繫(肺合皮毛),且肺的外竅是在於鼻(開竅於鼻)等等。這種憑「望、聞、問、切」四診觀察外部證候表現而推斷體內臟腑病變的經驗,《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曾作過深刻的概括:「以我知彼,以表知裡,以觀過與不及之理,見微得過,用之不殆。善診者,察色按脈,先別陰陽;審清濁而知部分;視喘息,聽聲音,而知所苦;觀權衡規矩,而知病所主」。正如有的人聽音響可知馬達內的何部件損傷,看火色而知鋼液是否純淨一樣,這些經驗的累積是很寶貴的。

       所以與黑箱/灰箱理論的思想方法相似的中醫臟象學說其特色,可體現在如下幾個主要方面:

       *臟象概念雖有解剖知識的基礎,但以表述有關臟腑系統的功能概念為主。

       *由於人體五臟的功能,有一些是隨觀察不同時令季節的信息變化而推移的,故四季的五臟具有不同的時間要素,也就是說需要從「動態」來認識臟象。

       *五臟可受精神意識的形響發生病理生理的變化,故中醫認為五臟功能具有精神因素,如第二信號系統(包括語言、文字等)也可影響臟腑的功能。

       *中醫的臟象學說是能動的、辯證的、密切結合人體生理與病理現象而以功能反映為主的一種綜合性醫學理論。

       透過對這些特點的認識,將使我們對中醫臟象學說的理論有所了解。

      二、五臟六腑主要是功能單位:

       如前所述,臟象主要是功能系統。

       中醫認為,人的臟腑主要包括五臟(心、肝、脾、肺、腎)、六腑(膽、胃、大腸、小腸、三焦、膀胱)。另有「心包絡」本亦屬「臟」,但因它是心的衛外之官,有護心作用,且其病理變化大致與心相似,故歸屬於心,所以,習慣上只稱「五臟」。此外,還有腦、髓、骨、脈、子宮(古稱女子胞)等奇恆之府(包括「膽」在內共有六個臟器),因它們似臟非臟,似腑非腑,其形同於腑,其功能又似臟,與五臟六腑常(恆)有些不同(奇異),故名為奇恆之府。

       五臟、六腑、奇恆之府是構成人體三類不同功能的臟器。五臟六腑的功能,雖然有其不同的作用,但臟與臟之間,腑與腑之間的功能又有其共同之處:即「五臟」是貯藏精氣的器官,「六腑」是司消化、吸收或排泄的有出有入的「府庫」。

       每一臟腑雖然各有它的功能活動,但其作用並不是「各自為政」的,而是彼此相互聯繫的統一的整體。中醫從整體觀出發,認為臟腑的生理功能以及臟腑之間、臟腑和其它組織器官之間,通過經絡、營衛、氣血等的聯繫和協調平衡,維持著人體的正常生命活動。人體和外界環境保持對立統一關係,是通過臟腑和所屬組織器官的功能活動來實現的。導致發生疾病的各種因素作用於人體後,疾病的發生和發展也主要是取決於五臟和所屬組織器官的功能狀態(包括人體抗病正氣與病邪因素的盛衰)。因此,臟象學說能廣泛地應用於中醫的解剖、生理、病理、診斷、藥理、預防和治療等方面,是有其物質基礎的。

       然而,每一臟腑都各有其特殊的功能,如中醫認為:

      1. 心:

       為人體的主要器官,按其功能可分「實質之心」與「神明之心」兩類。實質之心也即血肉之心,《醫宗必讀》形容為「心象尖圓形,如蓮蕊」,用以維持血液運行的通暢。所謂心之神明活動,主要是接受和反映外界事物的精神活動,《靈樞.本神》概括為「所以任物者謂之心」。故對「心」,中醫和西醫的相同點是,都認為「心」是推動血液循環的器官。不同的是,中醫還認為「心」有精神意識作用,相當於西醫所認定的「大腦」的一部分功能。

       中醫認為,心主血脈的主要功能有三種。第一是,推動血液,輸送營養,供應全身,使五臟六腑、四肢百骸、肌肉皮毛都受滋潤以維持其功能活動。故《素問,痿論》:「心主身之血脈」。第二是,通過脾的運化和肺的吐故納新等功能的配合而產生新鮮血液,故有「心能生血」之說。第三是,切脈可測知病證的部位和性質。因心氣的強弱,直接影響血氣的運行,並可從脈象上反映出來。如心氣不足時,則脈象細弱無力,中醫所講的「心氣虛」,主要是指心的功能減退、動力不足、血流運行不暢等證候。所謂「心血虛」,主要是指心血虧少、血脈空虛、心供血不足(心神失養)所表現的證候。這些都反映了血脈與心臟功能的關係。

       心是如何主「神明」的呢?《素問.宣明五氣論》說:「心藏神」。《靈樞.邪客》又說:「心者,精神之所舍也」。這就是說,古人認為,心是一個主宰人體意識、思維、情志等精神活動的臟器,它具有相當於大腦的某些生理功能,為人體生命活動的中心,在臟腑中起主導作用,對各臟腑進行統一的協調。心神功能正常,人則意識清楚、精神充沛;如果心神有病,則出現精神神志反常的痛狀(如昏迷、說胡話等),並可影響其它臟腑的功能,甚至危及生命。故《靈樞.邪客》提出「心者,五臟六腑之大主也」的看法。所謂「大主」,就是主宰的意思。

       現在,再介紹有關心包絡的情況。心包絡是心的外包膜,相當於心的城廓,起著保護心主的作用(此即所謂「心包者臣使之官」的含義),因而與心一樣也有神志活動。中醫認為,如果病邪將犯心臟時,則心包常代心受病而出現神志失常證候,故《靈樞.邪客》概括說:「諸邪之在於心者,皆在於心之包絡」。由此,不難看出,中醫和西醫都認為心包有保護和營養心的作用;不同的是,中醫還認為心包具有代心受病的作用,並表現出精神神志反常的證候。

      2. 肺:

       位於胸中,左右各一,上與喉嚨相連,如傘蓋在各臟腑之上,並像蜂窩一樣有許多盲孔似的肺泡。如《醫貫》記載:「喉下為肺,兩葉百瑩,謂之華蓋,以覆諸臟,虛如蜂窩,下無透竅。」

       肺的主要功能有三:

       (1)司呼吸,管一身的「氣」:肺是體內外氣體交換的主要器官,有呼吸功能。它能從大自然中吸進清氣(氧),呼出濁氣(二氧化碳),一呼一吸,好像人體的一個活塞皮袋一樣。《醫宗必讀》形容肺的功能是「吸之則滿,呼之則虛,一呼一吸,消息自然,司清濁之運化,為人身之橐籥」。在呼吸這項功能上,中醫說的肺與西醫所認識的肺頗相近似。但中醫還認為,肺統管人身的「宗氣」,宗氣由大自然的「天氣」與脾胃產生的「谷氣」綜合化生而成,它積聚於胸肺,為全身氣的根本。《素問.六節臟象論》:「肺者氣之本」。宗氣可通過肺的轉輸以保持各臟腑的生理功能,故《素問.五臟生成》又有「諸氣者,皆屬於肺」的論述。

       (2)肺有宣發和肅降的作用:所謂「宣發」,就是向上向外,通過肺氣而宣達散布氣血津液以滋養全身,內而五臟六腑,外至肌肉皮毛。故《靈樞.決氣》總結肺氣此作用為「上焦開發,宣五谷味,熏膚充身澤毛,若霧露之溉」。所謂「肅降」,就是清肅下降的意思,說明肺氣宣清宜降,如肺氣不能肅降時,則可能發生咳嗽、氣喘等證候。

       當然,肺氣的宣發與肅降是相反相成的,其作用相互制約、相互依存。沒有正常的宣發,就不能很好地肅降;不能很好地肅降,也必然要影響正常的宣發。這種相反相成的對立統一作用,使人體各臟腑組織既可獲得津液氣血的滋養,而又不致於有水濕停滯的痛證發生。反之,如外界致病因素影響了肺氣的宣發,則可引起咳嗽、氣喘和水腫等肺氣不能肅降的痛證;如痰濕阻滯,使肺氣不能肅降時,則亦可引起肺氣不能宣發而導致咳嗽、氣促、胸悶、喉中痰鳴等病狀。故肺氣宣發與肅降的功能是對立統一的,二者不能偏廢。

       (3)調理津液水氣:肺能調理津液水氣,故有「通調水道」之功。這實際上就是水液通過肺氣的宣發和肅降作用,布散周身,供臟腑組織利用之後,上經呼吸,中由汗腺、下從腎及膀胱排出體外。如果肺氣失於宣發和肅降,就可導致水氣的阻滯而出現小便不暢、水腫、咳嗽和氣喘等證侯。

       由此可知,肺不是一個單純的呼吸器官,而是一個多系統功能的臟器。過去,西醫只認為肺司呼吸,但透過近些年來的不斷研究,也漸認為,肺除具有呼吸的功能外,還可透過其所產生的激□或內分泌素而具有凝血,通利小便,調節血壓、微循環和防癌等作用。這些都可作為中醫所謂的「肺主氣」、「氣帥血行」、「肺氣不宣則小便不利」以及心肺相關等論斷的佐證,進一步說明了肺功能多樣性的科學意義。

      3. 脾:

       中醫常脾胃並稱,脾主要有轉化和輸送飲食精華及統管血液等功能。

       (1)轉化和輸送飲食精華:中醫把這一作用取名為「運化水榖」,它包含有諸如飲食物的消化、吸收和精華物質的輸送等功能。這些功能。使全身各組織臟器都得到營養物質的提供,並對人體氣血的生成和出生後維持生命活動所必需的營養有著重要作用。故中醫有「脾能磨榖」(消化飲食)、「脾氣散精」(脾能轉輸散飲食精華)、「脾為後天之本」並為「氣血生化之源」等概括。如脾胃功能減弱,病人則會出現進食減少,腹部脹滿,大便稀溏及食物不消化等表現。既而影響到氣血的生成和臟腑的營養而出現四肢疲乏無力、消瘦、面色萎黃等證侯;如水液不能很好運化,還可出現大便稀瀉、水腫、痰多或白帶增多等病狀。

       (2)統管血液的功能:中醫稱此為「脾統血」,就是說脾具有產生和統管血液在經脈中運行而不溢出脈外的作用。這一作用可體現於三個方面:第一是,脾能儲藏營養物,並使之轉化為血液,如《靈樞.本神》所說的「脾藏營」及《靈樞.邪客》所說的「營氣者,泌其津液,注之於脈,化以為血」等,都指出了脾能生血的作用。第二是,脾能通過供應營養物以增進臟器的功能,使生血作用加強。第三是,脾能維持血液的正常運行而不致外流,故可潤養五臟,如《難經》所說:「脾主埵憛A溫五臟」。

       如脾不能運化,即不能正常地攝取食物中的營養物質,必然導致營氣虛弱而血液的生化來源不足。這樣,不但可出現血量減少的「血虛」證,還會發生「血不歸經」的痛證(脾不統血),如月經過多,大便出血,皮下出血,流鼻血等病。

      4. 肝:

       中醫認為,肝具有儲存血液、調節血量的功能,並有協助各臟腑發揮正常功能的作用,而且可影響人的精神意識活動。

       (1)肝藏血:肝有依據人體生理對血液的需要情況,來調節血流量的作用。故中醫認為「人動則血運於諸經,人靜則血歸於肝臟」。「肝藏血」還包含有藏其它營養物質的作用,中醫稱為「肝陰」或「肝血」,故肝能藏血,血亦可養肝。

       如肝藏血的功能異常,肝血不足,雙目失養,則發生夜盲;血虛,筋肉失養,則可引起抽風或痙攣。另一類是發生出血病證,如暴怒傷肝,引起吐血等。

       (2)肝能調節臟腑的某些功能活動:中醫稱這種功能為「肝主疏泄」,即內臟機能活動的正常與否和肝氣能否通調暢達有密切關係。肝氣疏泄,則氣的運行舒暢,各臟腑的功能亦多正常;反之,則可因肝氣不調而導致臟腑病變。如因肝氣不能疏泄而影響胃的消化功能時,則可出現胃痛、噁心、嘔吐、兩脅和腹部脹滿等「肝氣犯胃」的證侯。

       肝主疏泄的生理活動和其他四臟一樣,與人的精神意識活動有密切關係。中醫認為,人的「七情」(喜、怒、悲、憂、思、恐、驚)的變化,可以影響肝的疏泄功能。當人情緒飽滿,心情舒暢時,則肝的功能可得到充分的發揮;而當人精神不振、心情抑鬱時,則肝的疏泄功能可受到影響。如一個人憂思或悲哀太甚,常引起肝氣的抑鬱不舒而出現胸悶、脅痛、煩躁、情緒憂鬱、月經不調等「肝氣鬱結」的證候。又如病人性情暴躁而發怒時,可引起肝氣亢進而出現頭昏頭痛、面紅眼赤、情緒躁動、血壓升高等「肝陽上亢」的證侯。另一方面,肝的疏泄功能對人的精神情態活動也起著一定的調節作用;當肝氣不亢不抑時,人表現為情緒正常、心倩舒暢、精神飽滿;當肝氣反常時,則情態活動亦隨之變化,如肝氣不足時,常易出現驚恐怕事、情緒消沈、精神恍惚等證候。

       此外,中醫還認為,膽汁的分泌與排泄,也受肝氣疏泄與否的影響。如肝氣失調,則可出現膽汁外溢而發生白眼珠變黃(黃疸)和胸脅脹痛等「肝膽濕熱」的證候。

       肝與眼是有聯繫的,故中醫認為「肝開竅於目」。過去,有的人認為這不符合於西醫的解剖知識,但通過深入的研究,根據中醫的肝包括胰(散膏)的功能的論證,近些年來有人發現,胰腺炎病人的眼底視網膜多有異常、黑暗中的適應也很差,但維生素甲的含量卻是正常。這類病人治療好轉後,視網膜功能也得以恢復。此一研究結果,為中醫「肝開竅於目」的概括提供了旁證的科學資料。

      5. 腎:

       中醫和西醫一樣,很早以前就認為腎左右各一,位於人的腰腹部脊柱旁,形如飯豆,外有脂膜包裹,如《醫貫》中早就記載有「腎有二,生於脊膂十四椎下、兩旁各一寸五分,形如豇豆相併,而曲附於脊,外有黃脂包裹,堨掍~黑」。腎的生理功能主要有下述幾方面:

       (1)腎藏精:這裡所指的「精」,是人體生長發育和生殖繁衍後代的基本物質,包括男子的精液、女子的卵以及與生長發育有關的其他精微物質。腎分陰陽,腎精屬於腎陰的範圍,腎氣屬於腎陽的範圍,故「精」與「氣」對立而又統一。腎精的活動常以腎氣的形式表現出來。情定則氣盛,反之則氣衰。腎精表現出的腎氣,可從人的生長、壯盛、衰老的過程以及生殖能力的強弱等方面反映出來。中醫認為,女子七歲,腎精充足,腎氣漸盛,毛髮生長,牙齒更換;十四歲,腎的精氣更足,可按月來月經並能排卵受孕;二十一歲,少女腎的精氣已均衡,身體各方面多發育成熟;二十八歲,頭髮茂盛,筋骨強實,身體健壯;三十五歲,面部開始有皺紋,頭髮開始脫落;四十二歲,面現憔悴,頭髮開始變白;四十九歲,腎精少,腎氣衰,生殖器萎縮,月經停開而生育能力減退。男子八歲,腎的精氣漸充實,毛髮生長,牙齒更換;十六歲,腎的精氣旺盛,可排出精液而具有生殖能力;二十四歲,發育成熟,筋骨強壯;三十二歲,骨骼粗壯,肌肉豐滿有勁;四十歲後,腎的精氣漸衰,牙齒鬆枯,頭髮開始脫落;四十八歲,面容開始憔枯,鬢髮開始斑白;五十六歲,腎氣衰,肝氣弱,筋骨乏力,精液減少,身體衰弱;六十四歲,腎精更衰,毛髮和牙齒脫落,行步欠穩,身重無力。生育力銳減。

       此外,中醫還認為許多生殖系統的疾病,如陽痿、精液減少、無月經、無生育能力、性徵發育不正常等,多由於腎的精氣衰弱所致,若能適時採用補腎滋陰的治療方法,常可收到一定的效果。

       (2)腎為生命的根本:中醫認為,腎內還有一種東西是全身陽氣的根本,這種東西稱為「命門之火」(簡稱命火),它是生命活動的原動力,各臟器組織的功能活動,都需要有命火的溫養與推動。如脾胃能消化食物、輸佈營養、吸收養料,常須命火輔助。中醫還認為,五臟的陰氣,沒有命火就無法滋養;陽氣沒有命火,就不能宣發。故命火實為生命的根本。正常情況下,命火應保持在不偏盛偏衰的水平,否則,各臟腑就可產生有關的病症;命火太盛則成「相火」,可使人體元氣受到損害;命火衰微,則可引起「陽虛」、「五更泄瀉」(即清晨就要解大便)或「腎不納氣」(即呼吸喘促、稍活動就感氣急的證候),有的甚至還可導致性機能的減退而產生陽痿、早泄。不孕等病症。

       (3)腎主水液:這是說,腎有主管全身水液代謝的功能。雖然,在水液代謝過程中,脾主運化為胃行其津液,肺氣可通調水道,三焦為求液運行的道路,膀胱能貯泄尿液,但透過調節水液而維持體液代謝平衡的,主要是腎中的陽氣。如果腎陽虛衰,氣化不足,就會出現尿少、水腫、小便清或尿失禁等證侯。

       此外,中醫還認為,腎主骨、生髓、通於腦(與大腦的功能有關),其華在髮;由於腎主納氣,故只有腎氣充沛,納氣正常,才能使肺的氣道通暢,呼吸均勻;耳的聽覺有賴於腎的精氣充養,前後二陰(指尿道和肛門)大小便的排泄,也與腎的氣化功能有關。故中醫的腎,實際上包含了泌尿系統、生殖系統、代謝調節和部分內分泌的功能。

      【六腑的主要功能是:】

      6. 胃:

       人體的氣血津液等為食物中營養物質所化生,但卻首先依靠胃的受納和消化作用。胃氣以通降為順,故胃氣的強弱,對人體的健康和疾病的預後有重要關係。

      7. 膽:

       主要是貯藏和排泄膽汁。膽汁,中醫稱為「精汁」,具有消化食物的作用。此外,膽還具有某些調節精神心志功能,如膽怯、善恐、易驚、睡臥不寧等,從膽治療,多可見效。膽還為奇恆之府。

      8. 大腸:

       主要是傳導作用,即將小腸移送過來的糟粕(食物殘渣),吸收其部分水分,變化而形成糞便,最後經肛門排出體外。《素問.靈蘭祕典論》所說的「大腸者,傳導之官,變化出焉」,就是這個意

      9. 小腸:

       主要功能是承受胃中初步消化的食物,繼續消化,並將其份為清(食物的營養精華)和濁(食物的殘渣糟粕)兩大部分。在吸取其精華養料後,將糟粕下移大腸,並將水液下滲膀胱。

      10. 膀胱:

       功能是貯存和排泄小便。這主要依靠氣化作用,但與腎陽蒸發水液的功能有密切的關係。

      11. 三焦:

       西醫沒有這個名稱。中醫則認為三焦是一個重要的腑。它統管著人體的氣化作用,又是飲食和水液運行的通路。三焦是上、中、下三焦的總稱。它將人體的臟器功能劃分為三部分,借以說明各臟器之間相互密切配合的關係。上焦主宣發敷布,輸送營養精華至全身;中焦主消化飲食,調節津液,使營養物通過肺脈的傳輸以化生營氣;下焦主要是分別精華與糟粕,排泄廢物。

       另外,還有六個奇恆之府,此處不擬多加介紹。

       總之,臟腑的功能,雖然各有不同,但卻互相聯繫,共同協作,構成人身統一的機體。各臟腑的特殊功能及其相互問的互動等事實,構成了中醫整體觀思想和辨證施治等特色。

      三、把臟腑看成是統一的整骷

       人體的臟腑是不是各自為政,只管發揮自己的功能而不顧及整個機體呢?不是的。中醫的臟象學說除概括了各個臟腑本身特殊的運動、特殊的生理功能和病理變化外,還十分強調整體觀念,認為臟與臟、臟與腑、腑與腑之間,以及五臟與形體組織、五官(舌、口、眼、耳。鼻)九竅(口、雙眼、雙鼻孔、雙耳竅、前後陰──肛門和泌尿生殖道)之間,也是互相聯繫和互相影響的。這樣,就形成了人體複雜的生命活動,而表現為以五臟為中心的生理活動和病理變化的一個有機整體。掌握了這些人體臟腑組織密切相關的理論,對了解其生理活動和臨床辨證論治都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1. 臟與臟的關係:

       五臟之間的功能當是相互關聯、相互影響的。

       心與肺的關係,主要表現在血與氣上,因心主血而肺主氣,故它們之間是相互依存的。如只有血而無氣的推動,則血易凝滯而成「血瘀」;若僅有氣而無血,則氣無所依附而易產生「氣脫」。

       心與肝的關係,主要表現在血液和精神情緒兩個方面。心主血而肝藏血,如血液充盈,則肝有所藏而心有所主;若心血不足,則可影響肝的調節而引起失眠、頭昏等病證;如肝血不足,也可影響心的功能而出現心慌、氣短等不適。另外,因心主神(指精神意識)、肝主疏泄(指情緒的舒暢),故心與肝都關係到人的精神情緒活動。如心神不足,多可影響情緒的愉快;情緒抑鬱不暢也會影響心神(包括精神意識)的充沛。

       心與脾的關係,主要表現在「心主血脈而藏神,脾主運化而統血」上。故心陽不足時,可影響脾的運化,病人除有心的痛證外,還會出現食慾不好和浮腫等證候;而當脾的運化功能失常,影響心血的再生時,也會出現貧血和心悸等病狀。此外,如脾虛不能統血時,也可引起各種不同的出血疾病。

       心與腎的關係則更為密切。心藏神,腎藏精。「腎精」是「心神」(包括部分大腦功能)的物質基礎,而「心神」又是「腎精」的外表體現;腎精充沛是心神活動正常的物質條件,心神旺盛則是腎精充盈的必備因素。故中醫常以「精神」二字來形容人的健康狀態。此外,因心主火居上,腎屬水居下,如上下、動靜、水火相濟,則人體陰陽維持相對的平衡而呈健康狀態,中醫名之為「心腎相交」。如心陽(火)不振,腎水上犯,病人會有心悸;如腎水不足,心火旺盛,則病人多可出現失眠、健忘、多夢、遺精等心腎不能協調的痛證。

       肝與脾的功能當互相影響,因肝主疏泄,故當病人情緒抑鬱或生氣後,多可出現食慾不好、噯氣不舒或胸脅悶脹等脾胃功能運作失常的證候。反之,脾病也可影響肝,當脾運作功能不好,血不能正常生成時,則易引起肝血不足的表現。

       肝與腎的關係怎樣呢?因為肝藏血、腎藏精,而中醫早就總結有「肝腎同源」、「精血同源」的理論。由此可知,肝與腎之間有著相互資生、相互制約的密切關係。因為肝的疏泄和調節血量的功能,有賴腎精的滋助。故當腎陰不足致肝陽亢盛時,病人可出現頭痛、眩暈、易怒的證候。又因肝主疏泄,腎主閉藏,故當肝腎的功能失調而不能相互制約時,則女子會出現月經紊亂或閉經,男子會有遺精、滑精等病狀。

       肝與肺的功能當影響氣與血的上下運行,肺氣不降可影響肝的疏泄,致病人乏力、少氣、情緒抑鬱。反之,肝鬱也可導致肺氣不宣而出現咳嗽、胸脅痛,甚或咯血等病證。

       肺與腎存在著源與流的關係,因肺主氣,腎主水,而中醫早就總結有「肺為水之上源」的理論,放在人體水液代謝的痛證方面,肺與腎常是互相影響的。如全身水腫的病人,往往可有腹水,腿腫或氣促,不能平臥等表現。因為肺管呼吸,腎可攝納精氣,若肺腎功能失調時,則病人會發生喘息難止的痛狀。此外,因肺虛可導致腎虛,這是肺金不能生腎水,故肺陰虛的結核病人,久病後可出現腰痠膝軟,遺精或經閉等腎虛證候。

       脾與腎,在中醫看來,脾為後天之本,主運化飲食精華;腎為先天之本,主藏生殖之陰精,故脾腎常相互作用,以維持人體的生命活動。此外,脾腎在水液代謝上也是需要協調的,如腎陽不足,可致脾陽虛衰而出現大便溏泄,四肢清冷等病狀;反之,脾陽不足亦可進一步引起腎陽的虛弱而出現腰酸脹、四肢軟弱無力的證候。

       脾與肺的生理關係,主要表現在肺主氣和脾主運化水濕等方面。肺吸入的「清氣」與脾運化的「谷氣」合為人體至需的「宗氣」,以推動全身的功能。脾與肺相互協調,可促進人體水液的代謝。我們常可見到,因脾胃虛弱、營養障礙致抗病力降低時,病人就容易得肺病;得肺病後,因脾氣虛弱,可影響肺病的康復而出現食慾減退、大便溏泄、消瘦、面色蒼白、咳嗽多痰、困乏懶言等脾虛肺弱的證候。在脾肺虛弱致久咳多痰的痛機解說上,中醫早就有「脾為生痰之源,肺為貯痰之器」的說法了。

      2. 臟與腑的關係:

       中醫認為,五臟六腑通過經脈的相互聯絡而成為表裡對應關係,故臟病可影響相對應的腑,腑病亦可在與之相聯絡的臟上得到反應。

       心與小腸,由於其經脈互相聯絡和統屬而形成了一臟一腑的表裡對應關係。如心火盛而下移,可產生小腸實熱而引起尿少、尿紅、尿灼熱等證候。反之,如果小腸有熱,亦可上累於心而出現心煩、舌尖糜爛等證候。

       肺與大腸,在生理功能上是常互相影響的,肺氣肅降能通調水道,大腸主津故與肺相表裡。如肺氣不能肅降、津液不能下達,則影響大腸而致大便困難。若大腸實熱,亦可影響肺氣不降而致病人出現胸滿悶、喘咳。

       肝與膽的關係,主要表現在肝主疏泄、膽藏膽汁及肝主謀慮,瞻主決斷等生理功能的相互協調上。肝疏泄正常,膽始正常藏貯膽汁;膽汁排泄通暢,肝的疏泄作用才能發揮。在精神情志方面,謀慮與決斷也是相輔相成的。

       脾與胃的關係比較複雜,在飲食的消化上,脾主運化,胃主受納,兩者必須密切配合,才能完成消化食物、供養全身的作用。在性能上,脾與胃相反相成,脾主升(升清氣),胃主降(降濁氣),脾氣不升必致濁氣不降,濁氣不降也影響清氣上升,故清代名醫葉天士說:「納食主胃,運化主脾,脾宜升則健,胃宜降則和」就是這個道理。如脾氣不升(即脾不健運),則可出現脫肛、水瀉;如胃氣不降而反上犯,就會出現噁心、嘔吐、噯氣、打呃等病狀。故脾升胃降是相互為用,對立而又統一的。另外,脾性喜乾燥而厭濕潤,胃性喜濕潤而厭乾燥,柔潤與燥裂,一濕一燥相互作用,使飲食得以消化。

       腎與膀胱關係密切,腎主水,能維持人體水液代謝;膀胱可貯存和排泄尿液,受腎氣化作用的影響。腎陽虛衰可致膀胱氣虛而出現小便次數增多、淋漓不盡,甚或遺尿。膀胱濕熱,或腎熱累及膀胱,可有小便短赤,或尿血、解尿不出等證候。

      3. 腑與腑的關係:

       六腑的生理功能雖然不同,但都是消化飲食、運行津液的器官。六腑之間必須分工協作、相互協調,才能維持正常的生理活動。如胃、膽、小腸需緊密配合,才能完成飲食物的消化、吸收,並將糟粕送至大腸,將廢物排出體外的功能。膀胱的儲尿排尿,與三焦的氣化作用常柑互聯繫,三焦還參與人體的消化、吸收和排泄等各種生理功能。六腑在傳化飲食的精華與糟粕時,常需不斷地受納與排空,使之經常保持通暢,故中醫早就總結有「六腑以通為用」的理論。六腑滯塞不通時,多可發生疾病,如腸胃氣滯疼痛或某些急腹症等。此外,採用中醫的通理、攻下、行氣導滯或和胃降氣等以「通」為主的治法,多可獲得較好療效。

       近些年來,西醫也日益認為某個臟器或系統的功能並非是單一的。臟器與臟器,系統與系統間的功能當是複雜多樣,相互影響的。

      四、人的形體官竅與五臟密切相關:

       中醫認為,不僅人體內部的臟腑之間有著密切的功能關係,且體內的五臟與體表的五官(舌、鼻、口、耳、目)、九竅和形體(如筋、脈、骨、皮毛、肉)組織之間也存在著統一的整體關係。五臟對相關的形體官竅和體表組織分別供應營養,五臟功能的強弱分別反映在相關的形體官竅上,五臟分別與五官九竅相通,且其病變化也可分別在特定的體表部位有所表現。故中醫根據「臟藏於內,象見於外」的理論,常借觀察體表外部所顯示的體徵,來診斷體內五臟的病患。

      1. 心、脈、面、舌等的關係:

       中醫早就有「心主身之血脈」的說法。心主血,血有營養作用,血在脈中運行,而心與血脈是密切聯繫的。心推動血在脈中循環,故心氣的強弱、心血的多少,可從脈象上反映出來。如心血強盛,則脈多緩和有力、節律調勻;若心氣虛或心血少,則脈象多細弱無力;心氣不足、氣來不勻時,則可出現脈律不整的結代脈。

       面部血絡豐富,常可反映心血的狀況。在正常情況下,心氣盛、血脈盈,則面色多紅潤光澤;心血虧虛時,面色淡白無華;心氣衰、血流滯澀時,則面色多灰黯青紫、枯晦而無光澤。

       因「心開竅於舌」。故舌為心之苗,心之氣血盛衰,可以舌的色澤、形態反映出來。當心氣盛、心血足時,則舌質紅潤光澤、活動靈活;心火旺,則舌尖紅或糜爛疼痛;氣血不足時,舌質常淡紅;心血瘀滯時,則舌質多紫暗或有瘀點等。

      2. 肝、筋、爪、目、脅的關係:

       「肝主筋」,在正常情況下,肝血充足,「淫氣於筋」,可使全身筋肉得到濡養;如肝血不足,血不養筋時,則可出現手足痙攣、肢體麻木和伸縮欠靈活等毛病;肝風擾動時,病人還可有手足抖動、抽筋和頸硬及脊柱後彎等表現。中醫認為,「爪為筋之餘」,即爪甲可反映出肝、筋的盛衰情況。如肝血盈盛、筋力強壯,則爪甲堅韌、顏色潤澤;反之,則爪甲變形,薄而易碎。肝與眼通過經脈而互相聯繫,眼得肝血的濡養,才能維持正常的視力,肝血不足時,可出現兩眼乾澀、視力模糊;肝火上犯時可見眼紅腫疼痛;肝陽上擾可見頭昏眼花等病狀。此外,肝的經脈循行於兩脅,故肝病時多有兩脅脹痛的證侯。

      3. 脾、肌肉、四肢、唇、口的關係:

       人的脾胃功能好,營養豐富,則肌肉壯實,四肢活動有力;如果脾功能減退,吸收營養少,就會肌肉瘦弱、四肢無力;如脾虛為水濕所困,則四肢沈重乏力,甚或浮腫。故中醫有「脾主身之肌肉」、「脾主四肢」的說法。

       中醫還認為:「脾之合內也,其榮唇也」。故口唇能反映脾胃的功能和全身營養狀況。如脾功能正常,營養好,則口唇紅潤光澤;如脾虛致功能減弱、營養不良,則口唇淡白或萎黃而無光澤。「脾開竅於口」,脾胃功能正常,則口能知飲食的滋味,使食慾增進;如脾胃有病,則多表現出食慾的改變和口味的異常。

      4. 肺、皮、毛、鼻等的關係:

       前面已講到「肺主氣」,肺氣宣發,可營養皮毛。皮膚和毛竅(包括汗腺)是人的體表組織,有排泄汗液、調節體溫和抗病的作用,但這些作用都與肺氣密切相關。如肺氣虛衰,不能宣發和濡養皮毛,則病人多皮膚乾燥、毛髮枯槁。肺有呼吸的功能,而鼻則是肺氣呼出和吸入的門戶,故稱「鼻為肺之竅」。鼻既為呼吸的通道,又具嗅覺的功能。如肺氣調勻,呼吸通暢,則嗅覺可敏銳正常。這就是《靈樞.脈度》所說的「肺氣通於鼻,肺和則鼻能知臭香矣」。如果外感致肺氣不能很好宣發,則咳嗽、氣促與鼻塞流涕可同時出現。

      5. 腎、骨、髮、腰、耳的關係:

       因為腎藏精,精生髓,髓養骨,所以,中醫早就有「腎生骨髓」、「其充在骨」和「腎主身之骨髓」的說法。這說明骨骼的生長、發育和修復,都依賴腎中精氣的滋養。腎氣旺盛,精髓充盈,則精神充沛,骨健壯,動作有力。小兒囪門遲閉,骨軟無力,是先天腎精不足的表現;成人腎虛、精髓虧耗、骨營養差,則可引起肢體痿弱無力、腰脊酸痛、拖腳不起,甚或下肢運動障礙。

       「齒為骨之餘」,故小兒牙齒生長遲緩或成人牙齒鬆動早脫,多由於腎的精氣不足引起。

       中醫還認為:「腎者……其華在髮」,這就是說,頭髮的榮枯反映了腎氣的強弱。腎的精氣虧虛,則頭髮稀疏、枯黃、早白或脫落。

       《靈樞.脈度篇》還說:「腎氣通於耳,腎和則耳能聞五音矣」。這說明,腎藏精,精生髓,髓通於腦,精髓充足,則聽覺敏捷;若精髓虧損,則耳鳴,聽力減退,甚至耳聾。

       腎還開竅於二陰,前陰有排尿與生殖的作用,後陰(即肛門)僅有排泄糞便的功能。由於「腎司二便」,因此,尿頻、陽痿等病多由腎陽不足引起,並可引起大便祕結或溏泄。

       此外,中醫還認為,「腰者腎之府」,因腎位於腰部,故當腎病時,可見有腰脊酸痛等不適。

       由上,不難理解,人體的五官、九竅、形體組織都與五臟功能緊密關聯,形成了一個統一的整體。

      五、「精」、「氣」、「神」是人的三寶:

       世界上有精怪嗎?有神仙嗎?回答是否定的。除了宗教迷信、童話神話或幻想小說中所提的鬼神精怪外,在實際生活中並不存在這些唯心的東西。那中醫常提到的「精」和「神」與這些概念是不是一回事呢?我們可理直氣壯地說,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

       中醫認為,「精」、「氣」、「神」是人的三件寶物,缺一不可。

      1. 精:

       中醫所談的「精」,並不單純等於西醫所指的精液或精子,其涵義更廣。「精」是構成人體和維持生命活動的基本物質,它有先天與後天之精的區別。

       先天之精也就是生殖之精,是男子和女子具有生殖能力的物質,當男女之精結合後,就在母體中孕育,構成胚胎身形。《靈樞.本神》所說的「故生之來謂之精」即是指的這種東西。

       後天之精又叫水谷之精,是指飲食中具有營養作用的物質,為飲食物經過脾胃的消化、吸收作用而化生的。

       精是富有生命力的。先天之精不僅是形成胚胎的物質基礎,且生出後還為生長發育之要素。平時,五臟六腑的精氣充盈,則歸藏於腎,當生殖機能發育成熟時,它又轉化為生殖之精。「精」不僅具有生殖和生長發育的能力,並能對抗某些不良因素的刺激而使人體免於得病。人精充盈,則生命活力強,能適應周圍環境的變化,抗禦外來致病因素的侵擾。關於五臟六腑精盛歸藏於腎,《素問.上古天真論》早就總結有「腎者主水,受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故五臟盛,乃能瀉」的經驗。精虛則生命力減弱,適應能力與抗病能力也減弱。故中醫認為,精的盛衰,是人體生老病死的內在根據,所以,《素問.金匱真言論》說:「夫精者,身之本也,故藏於精者,春不病溫」。因此,中醫還認為精是人身元氣的物質基礎,「真陰」、「元陰」亦稱之為「精」。

      2. 氣:

       中醫所指的「氣」,含義較廣,認為它是構成和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基本物質之一。人體的氣(指「內氣」),可包括維持生命活動的精華物質和臟腑組織(內含形體、官竅等)的功能活動兩大方面。另一類屬於「外氣」,如呼吸的空氣和致病的六淫之氣(風、寒、暑、濕、燥、火)等。

       中醫通常所指的原氣、宗氣、營氣、衛氣、真氣等,都屬於人體「內氣」。

       「原氣」來源於父母,包括腎的元陰、元陽兩種功能,故又名「元氣」或「先天之氣」,它能激發和推動臟腑組織的活動,是生命存在的原動力。

       「宗氣」是通過呼吸攝入的「清氣」與飲食消化後的精華──「谷氣」結合後化生而積於胸中的一種物質。它的作用既與呼吸、語言、聲音的強弱有關,又能通心脈、運行氣血、促進循環,並與肢體的寒溫和活動能力有關。

       「營氣」是與血共行於脈中的一部分物質,它的主要功能是化生血液,營養周身。

       「衛氣」是化生於水谷行於脈外的一部分。它能使五臟、六腑、肌肉、皮毛得到溫養和滋助,同時有調節汗孔的開閉、護衛肌表的作用。「衛氣」是人體抗禦外來致病因素侵入的第一道防線。

       「真氣」是原氣、宗氣、衛氣、營氣等先天之氣與後天之氣相互資生、結合的總稱。中醫常名之為「正氣」(與作為致病因素的「邪氣」相對而言)。正氣是人體生命活動能力的集中表現,常反映人體抗病力的強弱。一般說,正氣充盛則不易生病;即使得病,經過治療也易痊癒。故真氣(正氣)與人體健康關係密切。《素問.刺法論》說:「正氣存內,邪不可干」,講的就是這番道理。

       「臟氣」常用以代表人體某臟腑組織的功能活動,也叫「臟腑之氣」。如心推動血液循環和有關的精神情志活動,稱為「心氣」;肺的呼吸等功能,稱為「肺氣」;腎的生長發育與生殖等功能,名為「腎氣」;胃的受納和腐熟水谷的功能,稱為「胃氣」。此外,尚有肝氣、脾氣、膽氣、大腸氣、小腸氣、膀胱氣及三焦之氣等等,分別具有該臟腑的生理功能。此外,中醫還認為,脾胃位於中焦,故脾胃之氣也叫「中氣」。中醫對中氣甚為重視,因為它反映了脾胃消化、吸收和調節升降出入的功能。如中氣不足,可出現消化吸收功能減退、精神不振、語言低弱,甚至出現胃下垂、腎下垂或子宮脫垂、脫肛等中氣下陷的病證。

       「經氣」即經絡之氣,指經絡的功能活動。針刺得氣,即是要求發揮經氣的作用。

       近年來,有人對「氣」的實質作了進一步的研究,並分別運用了分子生物學、生物化學、分子免疫學、電場、輻射場、電磁效應和控制論、信息論等科學知識和方法,對「氣」的微粒流性質、免疫機能、經氣和氣功效用、內氣的輻射場圖像、氣的微循環作用、外氣的紅外輻射以及氣化、氣機、氣的調控過程等進行了廣泛的探索,取得了成效。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引證和發展了中醫對「氣」的認識。從現有資料分析,「氣」可能是自然現象中,人體在延年益壽、機能修復和適應環境等方面具有一定「潛能」的物質基礎。這將有助於老年學、長壽學、免疫學、生態學和病生學等學科的發展。

       中醫認為,「神」是人的精神、意識、知覺、運動等一切生命活動的總的體現。「神」的物質基礎是「精」,神產生於精氣,精氣稟受於父母,《靈樞.本神》所說的「故生之來謂之精,兩精相搏謂之神」,談的就是這個意思。神雖生成於先天之精,但也有賴於脾胃所消化吸收的飲食的精華(後天水谷之精)的滋養。因此,《靈樞,平人絕谷》又說:「故神者,水谷之精氣也」。在《素問.六節臟象論》裡還說:「五味入口,藏於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可見,神的產生是有一定物質基礎的。一般來說,水谷之氣充足,五臟功能協調,神的生機就旺盛。

       人的生理、病理活動顯露於外的現象,常以神氣的盛衰來表達。精氣盛則神氣旺,精氣弱則神氣衰。故《素問 移精變氣論》說:「得神者昌,失神者亡」。意思是講,有精神的人是健康的,沒有精神的人容易生病死亡。總之,「神」是中醫對精神意識、情志思維以及臟腑、精、氣、血、津液等生命物質功能活動外在表現的高度概括。

       如心主神明,心藏神,為生之本,在志為喜。所謂「神」,即精神、神志之類。平日所說的神色、神氣、神采、有神等詞都含此義。

       肝主謀慮,肝藏魂,為罷極之本,在志為怒。所謂「魂」,並非陰魂、鬼魂等唯心的詞義,而是指精神意識活動的一部分。當肝不藏血,血不舍魂時,則出現夢遊、囈語等表現。加平日所講的「心魂不安」、「神魂不定」等詞義即屬此類。中醫所指的魂,是其物質基礎的,「魂」是在「精氣」的物質基礎上變生的精神情志等功能活動。

       肺主治節,肺藏魄,為氣之本,在志為憂。所謂﹁魄﹂,並不是如某些迷信者所說的「三魂七魄」之類的唯心內容,而是指精神意識活動的一部分,屬於本能的感覺和動作,如聽覺、視覺、冷熱痛癢的感覺和軀幹肢體的動作等等。中醫認為,「並精而出入者,謂之魄」,說明「魄」是在精氣的物質基礎上化生的。

       脾藏意,所謂意,就是心有所憶,能知曉事物,故中醫認為脾有「知周出焉」的神志活動。脾還主思,所謂「思」,即因志而存變,有思慮、思考的含義。脾的「意」與「思」也與精神情緒有關。

       腎藏志,所謂「志」,就是意之所存,腎在志為「恐」。這些都是關聯著人的精神神志活動。古人說,「在心為志」,即意謂著腎的神志活動與心神有密切關係。

       由上可知,精、氣、神三者間存在著密切的關係。「精」是先天的腎氣結合後天飲食之氣所化生的物質,是人體生命活動的物質基礎;「氣」是「精」與飲食的精華加上吸入的清氣所產生的物質生理功能;「神」是人體生命活動的總稱。此三者間的密切關係,可表現在「氣」產生於「精」,「精」的化生有賴於「氣」,「氣」的產生也就表現出「神」。因此,精氣充足的人,神志一定健旺;反之,神色不健旺的人,也多是由於精氣不足的關係。所以,人體.「精」的耗損過度,可減弱「氣」的產生;「氣」的耗損過度,也會降低「精」的化生,同時都會使「神」表現出不足。然而,雖然「神」產生於「精」和「氣」,但當過度的精神活動傷了「神」時,也會轉過來影響「精」和「氣」,從而使形體日益衰弱。所以,古人認為,精神的充沛與否,常是反映人體健康狀態的重要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