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風水因果
   作者:曾子南
   輸入:林六呆
   提供:城鄉台灣 /http://folkdoc.com/

       

       人稟天地之氣以為性,受父母之遺體以為形,朱熹說:「天地間有理有氣,理也者形而上之道也,生物之本也。氣也者形而之之器也,生物之俱也」。氣凝於某物,必產生某種物,是其種物必是稟受某種理,其所稟受的某種理即是其性,這是說明「理」與「氣」是宇宙萬物的根源。

       萬物的本性是由理賦予的,而萬物的形體卻是由陰陽二氣產生的,從陰陽二氣生出來的東西是具體的:是有時空性的,物質的,就是形而下的「器」,而所謂「理」,是抽象的,超時空的,精神的,就是形而上的道。

       「理」不曾造物,無動無靜,其所能動而會造物者是「氣」。「理」是形而上者、人物是形而下者,形而上者本來如此,不會先有後無,也不會先無後有,它是無生無滅的;形而下者是有生有滅的,其生由於氣之所聚,其滅由於氣之所散,有陰陽即有變化,有變化即有始終,這種現象具有自然科學的學理。可惜一般人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真是所謂「日用而不知」。筆者對於這種現象的發生不斷地研究,這種現象在陰陽學上極具研究價值,可惜自元清兩朝中國的政治被異族所統治,因此陰陽學亦就受到了影響,所以日漸式微,迨至民國,精通陰陽學的人究有幾人?實在不敢預料,筆者為了復興中華文化,發揚堪輿學術,特此述之,提供參考,並為海內外的賢達作進一步的研究,筆者不敏,歡迎哲彥賢達不吝賜教,則拜賜多矣。

       現象界中,萬物均有根源,均有稟受,先天的稟受是「因」,後天的事業,以及一個人的富貴貧賤成功失敗是「果」,譬如養雞生蛋,養雞是「因」,生蛋是「果」,有此「因」必生此「果」。同樣某種人物是稟受了某種的「因」,聖賢豪傑,總統庶民,是稟受了聖賢豪傑,總統庶民的「因」,這個「因」陰陽學上指的是「理」與「氣」,「理」與「氣」是「因」,人物是「果」。若稟受的「因」是聖人的「因」,則必為聖人,所稟受的「因」是強盜的「因」,則必為強盜。筆者經過數十年的研究和考驗,證明一點都不錯的,只是這種道理,十分深奧,及這種研考工作,十分困難,所以一般人都不願下苦工去作長時期的研考,所以真正洞悉其奧理者則不多矣。

       風水界中的「因」,是陰陽二宅中的地靈,任何一個人,住的房屋,都有吉凶地靈,吉的地靈,堪輿家稱為龍穴靈氣,凶的地靈,稱之為煞氣,所蔭發吉凶禍福,便是「果」。人住在宅內,時間久了,自然而然就會吸收到其地靈及煞氣,吸收到吉利地靈,其人則氣質變好,智慧開化,性情祥和,志氣高超,眼光遠大,胸襟廣大,深謀遠慮,所謀皆遂,發富發貴,身體健康,福壽綿長。在這種凝有吉利地靈的陽宅(包括住家、旅館、寓所)懷孕誕生的人,也必富貴福壽命造,大智大慧,少小即有做大事大業努力奮鬥的志氣,長大以後,謀望順遂,大發富貴,大享榮華,福壽康寧,子嗣昌盛。如果住著有煞氣的房屋,便會受到煞氣的感應,而發生許多不吉利的事情,諸如事業不順,生意失敗,甚或損折人丁,損敗財利,或生怪病,久醫不癒,或生凶死惡亡之災……,不一而足,此即所謂凶宅,亦即是有其「因」,必有其「果」是也。要知道,此即等於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一點也不錯,一點也勉強不了也。

       至於陰宅(即祖先墳墓)之因果,也與陽宅道理相同,其所不同的,是住宅的吉利地靈或煞氣,直接稟賦及感應居住的人,蔭發吉凶禍福,而陰宅則由葬在墳內的祖骨(上輩遺骨)的骨能先吸收吉利地靈與靈氣,然後出骨能再發射給其子孫,其子孫因血統相同的關係(其理等於電視臺與電視機的電波周率),便必接收到吉利地靈與煞氣,即蔭發(即產生)富貴幸福或貧賤災禍,不管你信與不信風水,都一樣會產生富貴或災禍的(即因果),也因此,所以古哲為了使人們得到富貴幸福,避免貧賤災禍,便研究出趨吉避凶的法訣,這種無上妙法,便是堪輿學術,為我國所獨有,真可以救人救世,救貧救苦,值得我們大力發揚光大之矣。

       談了這麼多風水界中「因」與「果」的道理,大家一定有了相當了解,現在不妨舉幾個「因果」實例,來作答案和見證,大家自然就會更加了解的。

       宋朝的理學家朱熹既告訴大家說「天地間有理有氣」,這個「理」和「氣」,就是風水界中的陰陽二氣,亦即吉的地靈及凶的煞氣,亦就是所謂的「因」,大家知道有「因」必有「果」,「果」就是人物及其富貴貧賤,窮通得失,成功失敗,幸福災禍,那麼我們就拿朱夫子來作引證。

       朱熹之祖先家境甚貧窮,但極德善,某年有地理明師尋龍路過其宅,獲知朱家善德,便將蔭生聖賢的龍穴點給朱家安葬祖墳,葬畢,地師謂朱府眾人曰:「龍是貴格龍,穴是貴格穴,堂前有文峰,尖秀插天表,當出一聖人,聰敏如孔子」,並刻石立碑墳側以示地靈有徵,並以作見證,後果誕生朱熹,其聰敏智慧如同孔夫子,為一代的大理學家,做大官,做大事,不但得到皇帝重寵,更為庶民敬仰,而稱他為朱夫子。蔭生朱夫子的祖墳龍穴地靈是「因」,朱夫子是「果」也。

       明朝的開國皇帝,太祖朱元璋,父祖均甚貧窮,父兄又因饑荒流落異鄉死去,剩下母子二人,無以為生,便剃度入寺,去做小和尚,常偷廟中殘羹供母,竟為主持知道,不為諒解,趕他離去,無可奈何,乃去從軍,投入郭子興旗下,初為馬童,繼參加戰鬥,竟累戰皆勝,而由小卒逐漸升為大將軍,後來更為部下擁之為帝,而成為開國之王,豈不怪哉!

       當朱元璋被廟堨D持發覺會偷米飯,把他驅逐時,因為地方又遭饑荒,弄得走頭無路,固想自殺,了卻生命,以免痛苦過日,但又想起從前父母常說他家那穴犀牛下海形的祖墳,點穴定向的地理師說葬後會蔭生做皇帝的子孫,並自認自己從小即志氣、膽量過人、智慧超乎群童,說不定將來長大以後真有做皇帝的希望,傻思呆想及此,便又不想自殺生命,心想自殺不如死在戰場,去讓馬革裹屍,較有意義,便自言自語曰:「投身軍伍,勝則為王,敗則為寇,無論為王為寇,也算做了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流芳百世也好,遺臭萬年也好,都不致默默的死去,愧對祖先及父母養育之恩」,乃下定決心去從軍,以免餓死,就此一念之想,結果,果然榮登帝座,為九鼎之尊權傾天下,而受萬民朝拜,一個小裟彌,做出如此萬年不朽的偉大事業,榮宗耀祖,流芳百世,此非地靈之力,何能及此?風水地靈是「因」,朱元璋的百戰百勝而做皇帝是「果」,所以說,有其「因」必有其「果」,是不錯的。

       宋朝宰相文天祥著的正氣歌曰:「天有正氣,然雜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天地間有氣,是大家都知道的,文天祥說有正氣,自然也就有邪氣,堪輿家稱之為吉氣和煞氣,因為正氣(吉)及邪氣(凶),所以蔭生出來的人物,就有君子小人、忠臣、奸臣、聖人盜寇,上智下愚之別,這是一定的道理,誰也不能否認。

       文天祥是忠臣,其所稟受的是正氣,是忠臣,岳飛是忠臣,他所稟受的是正氣。秦檜是奸臣,他所稟受的是邪氣。孔明是忠臣,他所稟受的是正氣。曹操是奸臣,他所稟受的是邪氣。陶朱公是忠臣又是富豪,他所稟受的是正氣(富貴吉氣)。范丹是天下最貧的人,他所稟受的是邪氣(貧賤凶氣)。自古迄今、忠臣奸臣、富人貧人,舉不勝舉,也就是因為天地間的正氣(吉)邪氣(凶)太多,沛乎塞蒼冥,有其因必有其果也。正氣是「因」,忠臣富貴是「果」,邪氣是「因」,奸臣貧賤是「果」。「因」必有「果」,「果」必有「因」,因果循還,如環無端,不可分析也。

       文天祥祖上的蔭生財富百萬貫及忠臣的祖墳──飽虎吐肉穴,他家就大發富貴,富有萬貫,貴為宰相,但可惜後來他那穴大富貴的祖墳,其來龍束氣處被洪水沖破,以致不得好結果,而寫下那篇正氣歌,而供後人景仰,因果如此,一點也不能勉強也。

       綜觀現在臺灣同胞,大企業家也好,小企業家也好,大官顯要也好,小官卑職也好,大富豪也好,小富家也好,貧苦人家也好,無論士農工商軍政各界人才人物,大大小小,都與地靈有關.,大企業家必是得到了蔭生大企業家的上乘地靈,小企業家就是稟受到蔭土小企業家的地靈,大富豪及大官就是得到了蔭生大富豪及大官的地靈,有此地靈之因,便有大富大貴之果。筆者來臺後,組織堪輿學會,每年都必率領會員去考驗那些大官顯要及大企業家和大富豪的祖墳及祖祠發祥地:如板橋林府的,新竹鄭府的,霧峰林府的,彰化辜府及謝府的,南投林府的,高雄陳府的……都曾詳加考驗過,都證明與風水的果(人物及富貴)相吻合,一點都沒差池,有因就有果,只可惜人們不知此因果之關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