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自然
   作者:梁丹丰
   輸入:林六呆
   提供:城鄉台灣 /http://folkdoc.com/

梁丹丰 主講(萬玉梅整理)

       看過這些天廣地闊的畫面後,我有些激動。因為我曾做過很多事情,走過很多地方,可是在這廣大的世界中也看到非常狹窄的人性,愚蠢的一面。這些使我不斷地向前走,期望能找到一個答案。為什麼天地如此廣闊,宇宙那麼寬宏,而人在這世界上卻是那麼渺小、短暫呢?人的一生甚至比不上一塊石頭所經歷的時間呢!好比剛才畫面上格陵蘭的冰川,遠遠超過我這五十歲的年齡,它們旅行的歷程遠從北極的冰帽慢慢累積、崩裂,然後掉入北極海中,順著流向漂至格陵蘭,它仍不時會崩落,即使我坐的是很安全的鐵殼船,仍承受不了它千分之一崩落的力量。與大自然相比,常覺自己是多麼渺小,以悠長的宇宙來講,我又是何其的年輕和幼稚啊!曾經在大沙漠中,只有我一個人、一部車,方向看不清楚,也見不到其他任何生物或人,向前走很危險,往後走也很危險。沒有任何路標或車痕,「你還回得來嗎?」我不禁自問著。回不來重要嗎?只不過是變成一塊石頭而已!我發現人處在那種情況下,忽然會變得很坦然,會重新思考很多問題。當你是一個人時何其孤弱呢?你的飢渴冷暖,誰會關心你呢?但只有此時人才能真正瞭解自己的處境,才會真正強迫自己睜開眼睛看看自己在這大自然中所扮演的角色。我並不喜歡「扮演」這兩個字,因為你有什麼責任,就該承擔下來,人生並不是在演戲。

       人在一無牽掛後,才能真正用心靈看到自己所需要的束西。我真的不算什麼!也許在家塈睆牓Z重要的,尤其當我剛結婚時,及孩子還很小時。現在我的外孫認為我很重要,可是當他要出去玩時,外婆就會被他遺忘了。究竟誰重要呢?沒有什麼重要的。但當我離開後,我就會用真正的理性去衡量,到底我有多少重量?也許平時別人煩我,我總說:「我忙死了!」可是出外後我會想到:「他問你一句話又會如何呢?」他所急欲問你的話,也許是你能給他的一點啟示:或者是他期許於你的一句話,你只要點一個頭或為他睜眼看看他想知的答案……,你為什麼不能呢?

       我心中坦蕩蕩沒有任何秘密,我所有的就是真誠,也就是認為人類應該互愛,應對得起自己,了解自己在大自然中的角色。這「應該」不是來自教條或書本,也不是誰告訴我或內心的歉疚,是我一個人走到大自然申去思考而發現的。

       當一個人的心湖最澄澈時,都是聰明而有智慧的。但是我們太容易被人性的種種需求或扭曲的人性所左右了,人的智慧就因此而減低了,所以才會製造很多我們自己無法解答的問題。前代智慧的長者說:「人都是有原生智慧的,不應有任何問題,因為那些問題根本是可以避兔的。假定不幸產生了問題,人的原生智慧都可以幫助你找到答案,不需去找書本或請教別人,能解決問題的人就是你自己。」為什麼人們就不明白自己擁有這種智慧呢?我發現有人問我問題時,或他想要我給他一個答案時,事實上,在他提出的問題堙A就已經附諸了答案。這又是為什麼呢?

       也許出外旅行真的可以供給人們一種好玩、舒服、自由自在的天地,但並不見得每個人都能踏出這一步,那是需要勇氣才能換取的境界及經歷。我們是否一定只能等待未來,才知更正自己的方向,才清楚自己該如何做呢?最近有位年輕朋友問我:「假定你沒出去旅行,你是否還是今天的你呢?你今天的言談和想法和過去有多大的差別呢?」這位朋友點醒了我某些問題,經過思考和回想,我發覺我還是當日的我。我今天很多找到的答案,也是當日就已知的,只是它尚未經醞釀過濾的過程。那位年輕人又說道:「是否你換了一個地方,思考的方式就不一樣呢?你所得到的答案也許早在你的心中生根,只是件尚未發現而已。經過萌芽、長成大樹而開花,成為你今天的結果,可是一定會這樣嗎?」我真正感覺到人在最早期所受的影響是相當深的。

       在我那個年代要求女孩子要坐得文雅,所以我將手放下來。可是旁人說:「不好,不好。」「什麼不好呢?」「不自然。」那麼不自然就是不文雅。我畫畫時也常問別人的意見,他們說:「不好,不自然,你看這朵花多自然啊!而你畫的並不自然。」所以自然與不自然就成了我心中的問號?一直到有一次,一位朋友送我一朵非常乾淨又完整的花,另一位朋友看到了便說:「我以為它是真的花,原來它是假的花。」那是朵真花長得和假的花一般,難道這就是假的嗎?又有一次一位朋友送我緞帶的胸花,我看了一眼,就很高興地別在身上,連說:「謝謝!這花非常漂亮!」另一位朋友看到了,就問:「你說這花漂亮,你覺得它自然嗎?」我說:「這是他用心做的就成了,自然與不自然並沒關係。」朋友又問:「你不是說自然才是美嗎?可是你又讚美這不自然的花很漂亮?」後來我才發現「自然」與「不自然」已成為自己的萬用形容詞。它包括美的、好的、完整的,不論你是學的、做的,只要它不矯情、不虛偽,它都會變得非常自然。自然代表一種天生的力量。凡是天生的、屬於大自然的,如:天上的星月、地上的山川都是美好的。下雨不錯,天熱自然好,天氣不大熱也非常美好。這些所有的自然都存在著那麼多可欣賞、可接納、可思考、可擁有的這分美好,我們是否能感謝大自然呢?

       反過來我會問:「在這麼美好的世界堙A為什麼我們還常會不滿足呢?」好像總希望自己能有一份更美好的未來,我們能夠嗎?剛進門時我和陸神父談到最近的工作,有關聯合報一系列的文章,描寫大陸同胞的一些問題,在那堙A聽不到音樂,看不到任何一朵花,而是一種我無法感覺到美好的一面,所以在趕那些文章時,我的情緒很低落,似乎又回到那個世界了。可是看了剛才那些幻燈片,能再看到那廣大的世界時,我忽然覺得自己是何其的幸福!能在痛苦的工作裡忘記那段美好的時光,忘卻那段心靈上最充實的世界!如果我們沒有比較、深思,那麼人性中較真善美的一面也就不會出現了。這些也許我們可以到外面去看,同樣的我們也可在家裡聽上一段音樂,靜下心靈來,雖然不能真正進入荒原、立足在冰川之上,但藉著書本或圖片,心嚮往之,仍可獲得心靈的寧靜及原生的智慧,然後再來面對現實的生活,作一個重新的判斷。

       我認為每人心中都有一片淨土,我的淨土就是走向自然。這方淨土也許只是一種嚮往,也許是真的走向大自然,在那兒思考,得到內心的澄明。如果是這樣,這份幸福就不只是需要在某些行動中才能獲得。只是我比較幸運,當自已一個人走在不同的世界時,總會遇見很多因走向自然,在孤離、剝落中凝聚成高深智慧的人,我們彼此交換著訊息。

       有一位電腦學專家,他看到我時感慨地說道:「今日整個世界都走入一個歧途,歐美及高度文明發展的國家都發現,過分強調科學而忽略了大自然及人性的錯誤。你應該理解人性的終結就是大自然的反照,所以這個錯誤就成了這整個大世界無可彌補的悲劇。自然就造成了人性的扭曲及過分壓抑的情形。人性在這種逼迫中,不能了解自已,隨波逐流,受著物質的影響、驅策,無法辦清自己的立足點,所以成了今日大世界的危機。在他們已發現錯誤後,唯一的辦法就是把失落的人性追回來。」按著他又對我說:「你是繪畫的人、學文學的人,這就是你們的責任!」「為什麼是我們的責任呢?」我說:「你們也有責任呀!在你們進行科技貢獻於人類時,發現了這項錯誤,為什麼要丟給我們來承擔呢?叫我們來收拾你們認為已經失落的人性,這樣合理嗎?」這故事說明了人性離開大自然太久後,就扭曲了人性。這扭曲的現象讓大家不知所措時,他們認為藝術家、文學家、音樂家應該擔負起責任,但他們仍繼續在工作,我們又能擔待多少責任呢?沒人想推卸責任。(他們認為既然已經發現這個錯誤,回歸人性、回歸自然,應該從哪裡出發呢?)在逐漸不同的努力中,很多的國家公園建立了。期望大家到國家公園來投入自然,走向自然。在那堹鉣你喘息、休息、重生自己的原生智慧。不但如此,你還可獲得各種新知,如:地質學、氣候學、生物學甚至地球的歷史。我非常感動,自己不但再被推向大自然,而且將很多人性找回,我這才深深地發現,人原來回到大自然,就像回到自己出生的家,最重要的是能很冷靜地看到自己、認清自己,重新調整自己的步伐。

       我曾和一位研究院院長共同得到一個答案。我們不斷地走,用不斷的疲勞去孤離、剝落自己,把自己的阻礙完全掃除時,他告訴我:「像我們這麼關懷自然,但有一個問題,我們仍未解決。」「什麼問題呢?」「人生的困擾。」「人生有什麼困擾呢?」我感到驚訝!那時我已不想去想人生的問題,我想人生也不過跟一塊石頭、木頭一樣,石頭有它發育成長的過程,樹木也有它的成長,我發現整個地球都在發育,山川也有它的歷史,即使是一棵小草、一隻蟲都有它生命的價值,每一個生命都有它的貢獻!在這廣大的天地堙A他怎會還想到狹窄的人生問題呢?他的答案是:「人生的困擾好多,歸納起來不外乎是人對人,人對大自然以及人對自己的問題。」我哈哈大笑,說:「你該知道最後的問題才是件最大的困擾!人與大自然的困擾可以解決,人與人之間的問題,也在觀察一棵樹、一棵草相互依存的貢獻中得到體會。為什麼你不能自己也負責呢?你的問題誰能幫你解決呢?那是屬於你自己內心的問題。」我幫他解開了心結後,又報以哈哈大笑,繼續爬我們的山路。

       在國外非常流行渡假,這觀念在以前是不大為國人所接受的,因為渡假需要花錢。大家平常就得拼命工作努力賺錢以夠渡假的花費,錢用完了便再去賺,這樣成為一個循環。可是到了現在我們就愈來愈瞭解,渡假的本身就是休息,它的目標並不是在花錢,而是在喘息之中,重新找出我們的原智,面對人生的問題,解決更多的困擾,調整我們的步伐。當然你是屬於何種層次,你自然會有什麼層次的收穫。如果你是一塊石頭,再過幾十年還是一塊石頭。曾有人帶小貓去環遊世界,回來時,那隻小貓仍是一隻貓。你應該怎樣從中有所收穫呢?對我來說,我不是一個有學問的人,但我知道從生活經驗中,從身邊的朋友以及各種資訊中來幫助我,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每天都有每天的收穫,每一次的出遊也都有每一次的所得,問題只是在於你如何去看,如何去接納罷了。

       前些時候,有一件事很流行,那就是大家用錄音機去錄流水聲、小鳥叫聲及風吹樹葉之類的聲音,這些聲音能帶給你怎樣的想像呢?思考些什麼問題呢?我聽過這樣的帶子之後,我想人們為什麼需要錄下這些聲音來,為什麼不自己走出去找呢?那些聲音就在青山綠水中,並不一定要走到更花錢或更像渡假的地方才可享到啊!就像我曾在外雙溪看溪流,在陽明山公園看雲起霧湧,雖然那地方相當吵嘈,但我覺得那也都是很好聽的音樂。

       每個星期一我工作非常忙,但卻擁有心靈最珍貴的一刻,我提早出門、下車,然後沿著總統府前的那一條路前進。也許會有憲兵在那堨X操,也有汽車的聲音,但我都聽若未聞,繼續地走。我看些什麼呢?看路旁的樹木,以及樹根下長得很自然的小草,有時小草下面還有爬得很自然的小蟲。有時下雨,雨水叮叮噹噹地向下流,你會嫌旁邊的汽車吵嗎?你會不會用心靈去聆聽這些聲音呢?每當我走完那段路,到了學校,我心奡N非常平靜,而且一整天都充滿活力,對許多事情的解釋都會和平常不一樣,變得心平氣和。像我一邊走路,一邊想事情,難免會有些不專心,突然有人闖過來,對我大叫:「你眼睛長在哪堸琚H」我只是笑著說:「對不起!」。是該罵的!因為那人很匆忙,萬一撞到我怎麼辦呢?我不會反罵他一句,也不覺得他的態度有所缺失。

       當你不斷地從大自然觀察體會時,你會知道很多事情是必然的。一棵樹有它的責任,一條蛇會因為自衛而咬你一口,你對這些覺得委屈嗎?主要的就是你該自己照顧自己。在我不斷地走入大自然,得到心靈上的收穫後,經過自己整理、濃縮、記錄,成為下一次旅行的墊腳石。每次都會有不同的一些成績,每次我都很感謝上天,也就是大自然,所給我的寬慰、鼓勵,以及更深刻的一些提示,讓我對人性作如是觀,對未來充滿了信心。雖然我也擔憂世界的未來,但就像小蟲也有它的責任般,我也應該貢獻我的力量。對於很多其他的現象,當我們能尊重所有其他不同生命形式時,我們心中都會充滿了感謝,而且用相當理性,但卻非常關懷、非常深切的感情態度去觀察。

       三年前,三年後,對我都是一樣。三年後的我,當然去的地方更多,但百步和十步之距,到了某一個程度時,就會相差不遠了。以前我曾懷疑世界的邪惡面及力量,但這些年來,經過一再的印證,讓我對人性更具有信心,增加了更多的熱愛。此之於從前,我現在是更豁達了。我今天的顧慮愈來愈少了,而想做的事,是有選擇的、有意義的事情。我已不再選擇金錢、榮譽,多出一本書或多開一場畫展已不是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人類心靈的溝通。能夠有更多的人作這樣的溝通,我就覺得無比的快樂,因為有人曾在我心媞堣U一些影響我一生的種子,我也期望能這樣散播下去。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責任要完戚,誰也拋不開。我們不能像二十年前的嬉皮一樣,什麼事情也不做,用一種非常悠閒的態度,躺在地上說:「回歸自然。」最後他們也發現,回歸自然的結果就是餓肚子。自己不但放棄了學習的機會,更沒有能力去改變整個大社會,以及抵抗他們所要抵抗的環境。最後那些嬉皮都慢慢又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重新學習擔負起自己的責任,結婚生子,撫育下一代。這些掙扎,不只是那些嬉皮有這種感覺,就連你我也是一樣。我是絕對反對放棄責任的。我的一位朋友就是因為責任大重而不願承擔,於是出家,讓他的妻兒靠救濟為生,這算什麼呢?就像教書是我的工作、責任,也是我謀生的一種手段。在這麼忙碌中,如果完全用我的精神去抵抗忙碌,以及反抗我不願做的事情,有用嗎?缺了課,我還得補課,如果不工作,我的孩子便會餓死了,在法律上還是會找到我的。沒人能放棄自己的責任,正因為如此,很多人就讓這種壓力成為一種枷鎖。這種枷鎖是有形的,然而我們自己還能以無形的力量將這個結解開,這種無形的力量就是要經常走入自然。走入並不是回歸;主動地走進去化解,獲得解決問題的原智再回來,回到工作上。在外表上,我是相當悠閒的,沒必要在工作中弄得很緊張,重要的是,工作做完了否?效果達成了沒有?你是否用理性的態度去好好完成呢?否則欲速則不達,徒然留下一種感慨,本來想反抗這種壓力卻反而帶給自己更多的壓力。我有一個朋友神經衰弱,非常討厭住家附近有馬達聲,人家一開馬達,他就罵,那邊馬達就開得更大聲,到最後,他就買了一台收音機對著馬達放,這樣他更神經衰弱了。其實他只要充耳不聞就成了嘛!這並不是很大的學問,重要的是,既然我們必須承擔責任,何不高高興興,快快樂樂地將它安排的恰到好處,並做完它呢?那麼剩下的時間就是自己的了,省下來的精神可以做更多的事情。當家庭責任完了,遇有社會責任,甚至於對整個世界,我們也都能貢獻自己僅有的力量。

       最早時,我以為石塊原也只是石塊而已,它應該是沒有生命的。在中國人的形容堙A石頭就是沒有生命的象徵及代表。可是作為今日的中國人,我們的知識領域都已經拓寬了。在一般的教育堙A已經提示我們,石頭是有生命的,它有它的成長及發育,有它的節理,而它的不同成因也曾讓我非常地感動。以此推展下去,整個大地也是有生命的。從地球的形成,三十四億年、三十六億年乃至四萬萬年的地殼中,又有多少不同的生命展示呢?我們是何其幸運啊!

       其實在古時的人類對於天文地理都應該知道的。一位化工的博士,在德國應試博士時,他的老師突然問他關於畢卡索的問題,他嚇了一跳,心想:「你不問我本行的問題,卻反而問我畢卡索的問題?」只因為他們認為你是一位博士,就應該具有這些常識。從這個例子大概就可知道現代人需要的知識相當廣泛。而我們處在資訊爆炸的今日,即使不出門也仍可獲得一些新知,問題是,你要如何出發呢?過去老一輩的人認為我只管繪畫的事,少做外行的事,即使是相關的文字工作也不要做。可是光繪畫就夠了嗎?一旦我不能增加繪畫的生命和深度時,現代人總是會殘酷地批評我的畫中語言是白茫茫的一片。因此作為現代人要逐漸地去調適,我們每個人都有權去獲得知識,各行各業,到處皆是學問。我想特別要強調的是,任何一樣東西都有它的生命,即使是椅子也有它的使用壽命。大自然的生命自有它一定的秩序,愈去追究,你就愈會發現這世界好豐富!每個人只要先有這個想法,對每件所得到的資訊都興致勃勃地看待,不要輕視它們的存在,這樣你就會逐漸聽到它們要告訴你的故事或訊息,而收穫更多。各種的知識會串連在一起,所有的層次都會跟著成長,我願意說是知識成長,有人說是我們成長,你認為到底是誰成長呢?

       我的血型是A型,神經質型,感情非常豐富,所以很容易受傷。受傷而大哭是沒用的,任情緒來影響自己也是沒有效的。相反地,你必須從另一個角度去看,比如:老虎咬你是因為它大餓了;你不小心踩了一條蛇,被它咬也是應該的,最好是不要靠近它。樹木如果受傷了,它不會講話,可是我們發現砍了樹木以後,它本身會長出一些新的束西來,也許被砍的部份會死亡,可是旁邊又會長出新芽來,這又給你怎樣的啟示呢?生命源源不絕,你所感到的挫折,和生物所受的也一樣,好像都免不了。這些挫折的原因何在呢?也許是弱肉強食的生存競爭,這種優劣勝敗在大自然的競爭上是非常殘忍的。站在人的立場上,我們會忽略了其他的生命,但他們也都有相同的反應,如果我們的感情移注於他們之上,同這種「移情作用」去體悟,我們的心情就會平和多了。到最後,我發現既然我已受了傷害,情緒壞了也是沒有用,還不如用另一種態度去面對、去接納,也就是所謂的「平常心」。再從另一角度來說,不要將自己看得那麼重要。你受傷了,他傷害你後快樂嗎?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呢?如果能退一步想時,我們的感覺就都不大一樣。以前我曾因為分蛋糕時,硬是被人給小塊的,我就會好難過,覺得為什麼看不起我呢?為什麼不喜歡我呢?當初我在某地投稿時,同樣字數的稿費,忽而一百八十元、二百五十元,忽而三百元、四百元。那時我心堥到很大的傷害,我認為:一定是看我的文章好不好才一下給三百元,一下又給四百元。其實根本不可能的,這其中可能是會計弄錯了或是另外的原因。可是我至少已忍受了很久那般的傷害,這種情形給了我很大的借鏡。你有擋箭牌嗎?下雨時,有把傘替你撐著嗎??有人替你解決問題嗎?假定沒有的話,就是你得替自己解決所有的事情。

       喜愛上大自然,最早是因為我是一位繪畫工作者。我所受到的衝擊並不是我發現在繪畫上,或整個大自然遭受迫害或我所受的傷害所引起,而是我看到且關懷著發現,整個大世界離開大自然後所造成的問題。人性的問題是我相當關懷的重點,這倒是和我的繪畫有關,因為繪畫一定會畫到人,即使畫物時我也會擬人化,亦即──移情作用。人類所有的問題都是人性的掙扎所引起的。人性的掙扎既成為病根,有什麼良藥可以醫治呢?這些人性被扭曲之後的問題,影響著整個大社會,包括經濟學家覺得開拓這片土地,本來就是為了要改善人類的生活。可是你是否想到人在改善了生活之後,他會覺得滿足嗎?他還會希望擁有更多更多……。這種問題就會相輔相成地延續下去,成為一個循環──發現人性是永遠不會滿足的。以前我認為很多地方是應該開發的,到現在開發的程度,隨著科技的發展愈來愈快,人也從未滿足過。以前滿山的林木任你砍,反正林木多的是,反正你是用斧頭慢慢砍、樹木還有機會成長,但今日的機器一鋸下去,樹木哪媮晹鳥鷛|成長呢!人往往在貪念中自殺。人的貪念是怎樣來的呢?為什麼人不能知足呢?一直的鏟呀鏟,到最後,恐怕我們連站的地方都沒有了。經濟效益當然是我所期望的,馬路鋪早一點,交通秩序發展好一點,房子蓋好一點……等,都是不錯的事!可是人愈來愈不滿足,有一塊錢就希望有十元或更希望有一百元。有什麼辦法能解決這個問題呢?人一旦走向大自然,你就會明白你生命中所需要的是什麼。

       前兩天有一位記者問道:「你經常這樣旅行,你都帶著什麼東西呢?」「兩件旗袍和一雙鞋。」他又問道:「還有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你非帶不可嗎?」那時你就會發現,你所需要的竟然是那麼少!一把小刀、一枝筆、一張紙、一本字典加上指南針都可能很重要。而自己心靈的滿足其實就夠了!黃金有用嗎?當我被丟在北極海上的時候,我這鑽戒有用嗎?我那時只想要一片餅乾和一壺水。退一步想,你若把所有的東西都拋棄了,你照樣能活下去,這就是我先前提到的──走入大自然,你就會發現,你和石頭一樣,當你生存的條件就那麼多時,你的需要也就只有那麼多,而且也不能擁有更多了。即使能擁有再多,我又能活多久呢?就像那棵大樹也會有倒下的一天,石頭也會被風化,一個人曾有偉大的貢獻又有什麼用呢?到最後我們該思考的問題,則是走入大自然。很多人很畏懼死亡前的一剎那,有人說:「怕痛,怕這怕那的。」在一次聚會中,大家偷偷的寫下自己怕些什麼?原來是怕被人家罵,希望在自己死去以後,最低限度也要留下一些最美好的束西。那你還要些什麼呢?

       我先前去的一些地方,因為自己的程度不夠,只能有理解石頭的收穫。按著再去的地方,我發現第一種收穫已幫助我理解地質及地球的歷史,我的收穫似乎也多了一點。當我不斷地走遠,更多的訊息告訴我,愈遠的地方愈能給我更多的挑戰。雖然我的身體會遭受到更多的磨難及痛苦,但心理的煎熬正好是一種反面的恩惠。在不斷的探聽追尋中,機緣總會到來的,問題是機緣來時要放棄嗎?你願意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握它嗎?人在不斷地自我訓練,孤單的行旅中,你會發現你的思考力、反應力非常強且很集中,而達到你所要的收穫。

       我非常感謝主辦單位讓我在這婸P各位見面,作了這麼好的安排,讓我自己首先受到感動。我也更感謝能讓我出這些書,讓我一點一滴整理出來的感覺作一個紀錄。我所期望的不是我又多了一本書,重要的是我當時心靈上的那些收穫,我很誠懇地獻給大家。當每個人看到它時,並不是在看一本導遊手冊,或當它是山川壯麗的風景畫,它背後的訊息是主動的走向自然,你才能找到你的原生智慧。不見得是為了解決你身邊的問題,因為到那時,你身邊的問題應該已經不是問題了。像這樣的境界,今天屬於我的,事實上也該屬於你們的,屬於今天與我有緣相處的朋友們,更該屬於任何一個現代的中國知識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