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陵少年
   
   文件:林六呆
   提供:城鄉台灣 /http://folkdoc.com/

余光中 五陵少年

颱風季 巴士峽的水族很擁擠
我的血系中有一條黃河的支流
黃河太冷 需要滲大量的酒精
浮動在杯底的是我的家譜
喂! 再來杯高梁

我的怒中有燧人氏 淚中有大禹
我的耳中有涿鹿的鼓聲
傳說祖父射落了九支太陽
有一位叔叔的名字能嚇退單于
聽見沒有? 來一瓶高粱

千金裘在拍黃行的櫥窗 掛著
當掉五花馬只剩下關節炎
再沒有週末在西門町等我
於是枕頭下孵一窩武俠小說
來一瓶高梁哪 店小二

余光中 火浴

一種不滅的嚮往 向不同的元素
向不同的空間 至熱 或者至冷
不知該上昇 或是該下降
該上昇如鳳凰 在火難中上昇
或是浮於流動的透明 一氅天鵝
一片純白的形像 映著自我
長頸與豐軀 全由弧線構成
有一種慾望 要洗濯 也需要焚燒
淨化的過程 兩者 都需要
沉澱的需要沉澱 飄揚的 飄揚
赴水為禽 撲火為鳥 火鳥與水禽
則我應選擇 選擇哪一種過程

西方有一隻天鵝 游泳在冰海
那是寒帶 一種超人的氣候
那L冰結寂寞結冰
寂是靜止的時間 倒影多完整
曾經 每一隻野雁都是天鵝
水波粼粼 似幻亦似真 在東方
在炎炎的東 有一隻鳳凰
從火中來的仍回到火中
一步一個火種 蹈著烈焰
燒死鴉族 燒不死鳳雛
一羽太陽在顫動的永LL上昇
清者自清 火是勇士的行程
光榮的輪迴是靈魂 從元素到元素

白孔雀 天鵝 鶴 白衣白扇
時間靜止 中間棲著智士 隱士
永L流動 永L的烈焰
滌淨勇士的罪過 勇士的血
則靈魂 你應該如何選擇
你選擇冷中之冷或熱中之熱
選擇冰海或是選擇太陽
有潔癖的靈魂啊L是不潔
或浴於冰或浴於火都是完成
都是可羨的完成 而浴於火
火浴更可羨 火浴更難
火比水更透明 比火更深
火啊 永生之門 用死亡拱成

用死亡拱成 一座弧形的挑戰
說 未擁抱死的 不能誕生
是鴉族是鳳裔決定在一瞬
一瞬間 L火的那種意志
千杖交笞 接受那樣的極刑
向交詬的千舌坦然大呼
我無罪! 我無罪! 我無罪! 烙背
黥面 我仍是我 仍是
清醒的我 靈魂啊 醒者何辜
張揚燃燒的雙臂 似聞遠方
時間的颶風在嘯呼我的翅膀
毛髮悲泣 骨骸呻呤 用自己的血液
煎熬自己 飛 鳳雛 你的新生

亂曰:
我的歌是一種不滅的嚮往
我的血沸停騰 為火浴靈魂
藍墨水中 聽 有火的歌聲
揚起 死後更清晰 也更高亢


余光中 星之葬

淺藍色的夜溢進窗來 夏斟得太滿
螢火蟲的小宮燈做著夢
夢見唐宮 夢見追逐的輕羅小扇

夢見另一個夏夜 一顆星的葬禮
夢見一閃光的伸延與消滅
以及你的驚呼 我的回顧 和片刻的愀然無語

余光中 風鈴

我的心是七層塔檐上懸掛的風鈴
叮嚀叮嚀嚀
此起彼落, 敲叩著一個人的名字
----你的塔上也感到微震嗎?
這是寂靜的脈搏, 日夜不停
你聽見了嗎, 叮嚀叮嚀嚀?
這惱人的音調禁不勝禁
除非叫所有的風都改道
鈴都摘掉, 塔都推倒

只因我的心是高高低低的風鈴
叮嚀叮嚀嚀
此起彼落
  敲叩著一個人的名字

余光中 紗帳

小時候的仲夏夜啊
稚氣的夢全用白紗來裁縫
圓頂的羅帳輕輕地斜下來
星雲LL的纖洞細孔
仰望著已經有點催眠
而捕夢之網總是密得
飛不進一隻嗜血的刺客
----黑衫短劍的夜行者
只好在外面嚶嚶地怨吟
卻竦得放進月光和樹影
幾聲怯怯的蟲鳴
一縷禪味的蚊香
招人入夢, 向幻境蜿蜒----

一睜眼
赤紅的火霞已半床

余光中 寄給畫家

他們告訴我, 今年夏天
你或有遠游的計劃
去看梵谷或者徐悲鴻
帶著畫架和一頭灰發
和豪笑的四川官話

你一走台北就空了, 吾友
長街短巷不見你回頭
又是行不得也的雨季
黑傘滿天, 黃泥滿地
怎麼你不能等到中秋?

只有南部的水田你帶不走
那些土廟, 那些水牛
而一到夏天的黃昏
總有一隻, 兩隻白鷺
彷彿從你的水墨畫圖

記起了什麼似的, 飛起

余光中 第三季

第三季, 第三季屬於簫與豎笛
那比丘尼總愛在葡萄架下
數她的念珠串子
紫色的喃喃, 叩我的窗子

太陽哪, 太陽是遲起的報童
扔不進什麼金色的新聞
我也不能把憂鬱
扔一隻六足昆蟲的尸骸那樣
扔出牆去

當風像一個饞嘴的野男孩
掠開長髮, 要找誰的圓頸
我欲登長途的藍驛車
向南, 向猶未散場的南方

余光中 等你, 在雨中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蟬聲沉落, 蛙聲昇起
一池的紅蓮如紅焰, 在雨中

你來不來都一樣, 竟感覺
 每朵蓮都像你
尤其隔著黃昏, 隔著這樣的細雨

永恆, 剎那, 剎那, 永恆
 等你, 在時間之外
在時間之內, 等你, 在剎那, 在永恆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L,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 我會說, 小情人

諾, 這只手應該採蓮, 在吳宮
 這只手應該
搖一柄桂漿, 在木蘭舟中

一顆星懸在科學館的飛檐
 耳墜子一般的懸著
瑞士表說都七點了 忽然你走來

步雨後的紅蓮, 翩翩, 你走來
     像一首小令
從一則愛情的典故L你走來

從姜白石的詞L, 有韻地, 你走來

余光中 鄉愁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在L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
大陸在那頭

余光中 圓通寺
大哉此鏡 看我立其湄
竟無水仙之倒影
想花已不黏身 光已暢行

比丘尼 如果青鐘銅扣起
聽一些年代滑落蒼苔
自盤得的圓顱

塔頂是印度的雲 塔頂是母親
啟古灰匣 可窺我的臍帶
聯繫的一切 曾經

母親在此 母親不在此
釋迦在此 釋迦不在此
釋迦恆躲在碑的反面

佛在唐 佛在敦煌
諾 佛就坐在那婆羅樹下
在搖籃之前 棺蓋之後

而獅不吼 而鐘不鳴 而佛不語
數百級下 女兒的哭聲
喚我回去 回後半生

余光中 鼎湖的神話

L的是盤古公公的鋼斧
劈出崑崙山的那一柄
蛀的是老酋長軒轅的烏號
射穿蚩尤的那一張
涿鹿﹐涿鹿在甲骨文裡

雪人在世界的屋脊上拾到
鵬的遺羽 當黃河改道
乾河床上赫然有麒麟的足印
五百年過去後還有五百年
噴射雲中飛不出一隻鳳凰

龍被證實為一種看雲的爬蟲
表弟們, 據說我們是射日的部落
有重瞳的酋長, 有彩眉的酋長
有馬喙的酋長, 卵生的酋長
不信你可以去問彭祖

彭祖看不清倉頡的手稿
去問老子, 老子在道德經裡直霎眼睛
去問杞子, 杞子躲在防空洞裡
拒絕接受記者的訪問
早該把古中國捐給大英博物館

表弟們, 去撞倒的不周山下
坐在化石上哭一個黃昏
把五彩石哭成繽紛的流星雨
而且哭一個夜, 表弟們
把盤古的眼睛哭成月蝕

而且把頭枕在山海經上
而且把頭枕在嫘祖母的懷裡
而且續五千載的黃梁夢, 在天狼星下
夢見英雄的骨灰在地下復燃
當地上踩過奴隸的行列

余光中 戲李白

你曾是黃河之水天上來
陰山動
龍門開
而今反從你的句中來
驚濤與豪笑
萬里濤濤入海
那轟動匡盧的大瀑布
無中生有
不止不休
黃河西來, 大江東去
此外五千年都已沉寂
有一條黃河, 你已夠熱鬧的了
大江, 就讓給蘇家那鄉弟吧
天下二分
都歸了蜀人
你踞龍門
他領赤壁

----
簡體字原稿來自:新語絲電子文庫(www.xy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