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隍廟風俗誌


廟宇文化工作室 http://folkdoc.com

一般人都相信一個人在死了之後他的靈魂最初被拘留在城隍廟內經過相當盤問和拷打後才解到酆都這些真正冥府去,在大陸的般傳說,人死後靈魂最先去的地方在城市是城隍廟,在鄉村是土地廟,所以活人立即要去廟裡燒頭紙,必需品是燈籠和紙錢,在廟裡拜完神後便燒紙錢然後用雙手撫摸廟柱三遍,其用意是想鬆開縛住死者靈魂的繩子,據說死者的靈魂是黑白無常帶去,分別男女縛在廟柱上,如果親人來撫摸神殿柱子就能把縛住的繩子解開了。

在大陸北方普通叫這種上城隍廟做報廟,是在死後第二晚或第三天的接三晚去的,傍晚時候由喪家帶頭,親戚朋友一同點看燈籠,又有鼓吹手跟隨去城隍廟或是土地廟到時喪家跪地持告天紙走向神前再向左右各繞三遍然後出廟門,喪主則跪在門前一面用頭叩拜一面喊死者的名字,如果反復三次之多便負看告天紙一路痛哭回家類似的報廟風俗,在清趙執信(清康熙山東益都人)的「禮俗權衡」裡已有載過,他說人死後還未入殮時男女便任由遺體放在家媊滽錢提水桶如在城內則上城隍廟,如在鄉村裡則往土地廟焚紙錢以水澆地,然後大哭而回如是一日三次,以水澆地叫做將水,水是給死者來飲的意思,上廟則因戴在廟裡的鬼錄上,又把紙施地在廟裡走來走去紙錢被絆住的地方便是亡魂所在處,因此大家就一同叩拜痛哭,因為那裡便是刀山地獄,這大概是益都一帶的習俗。

其實不僅限于葬禮關係因為所有城隍廟都有種種傳說「太平廣記」「王簡易」條說唐洪州司馬王簡易急病昏倒數刻便醒,有一鬼使手執符牒奉城隍神命還捕王簡,就帶他去最後來到城隍廟,站到門口的人都在談論說,王某生前大修功德照理未該死,為什麼會到這裡來呢?來幾謁見城隍神乞求放免神命文判查簿書,還有五年壽命,遂將他放還。

又「宣州司戶」條說,唐開元末年宣州司某死,被帶去城隍神的殿堂府君問他生平所作所為,他說我實無罪只被誤拘吧了,府君也承認屬實,便將他放還府君又說:我是晉宣城內使桓彝成神後管理這一郡的「夷堅志」城隍門客條是寫一個死後為城隍門客掌理殘記的人故事,這些都是城隍掌管冥籍的事「夷堅志」「姚將仕」說某少年得急病不省人事,卸發囈語家人去求一位能使五雷天心法的術士,他命神將叫土地神來查問也查不出原因因此他只好親往少年家中作法三天才捉住一魂,她雖是這個少年的亡母,但作崇的理由劫不清楚,他於是致牒城隍將鬼魂拘留,過幾天再喚她來問明理由,後便稟上城隍神乞准她托生,然後焚其棺木另則「城隍赴會」說有一個受刑而死者的鬼魂常對生人作崇,當法師叫他出來時,他便說:我的魂魄無,只要供我我就不再作祟,法師致牒城隍司將他收管,死者的哥哥每逢過年過節便祭祇又「陳唐兄弟」逑某無賴夢見,自己被城隍廟黑白無常帶來處罰,由此可見城隍掌理幽明善惡之事。

收管三魂七魄的故事,早在唐、宋、明、清、時代已經有了,在元「岳伯川」雜劇「呂洞賓度鐵拐李岳」第三折說,三魂之中的一魂,在城隍廟裡意思便是說靈魂的一部份被拘留在這裡的。

續道藏收有一部「太上老君說城隍感應消災集福妙經」經上稱城隍為護國保寧佑聖王威靈公感應尊神,中有「設作福作威之柄造注生死之權」之語,並且列畢出兩廊一十八司曹案官班聖象主管天下人至死案判官,主管長生注命案判官的名稱來這些都是城隍部下的冥官,由于掌管人的壽命生死對杭州吳山的城隍神甚至有過一部清乾隆五十四年重修的「吳山的城隍廂志」既說到祀典沿革,又收集了很多司命,審判一類靈應故事有此神每逢到了聖誕那一天便有用木輿戴起神的行像到城內巡行的祭禮儀式,這叫做迎神或叫出巡又叫出會,是東南各省最多見的一種習俗,這些神可以是東嶽大帝或閣王爺,但以城隍神最多見,此時參加出巡行列的人的舉動非常古怪,如實的表現出城隍是掌管人的生死禍福之神。

清王韜「瀛壩雜志」說上海每年在清明中元十月朔日都有城隍神的祭禮是出北郊出祀無主鬼魂的,在儀仗中往往有馬幾百匹,婦女則披頭散髮身穿赭衣、腳曳足伽、坐轎參加行列,這叫做償願有時也會有徒步跟著去的人,黃式權「淞南夢影錄」上也有同樣的記載說那些隨行的婦女叫做女犯,南京的情形也一樣,采蘅子「虫鳴漫錄」說因病許願的人扮成罪人,病重者則赭衣侄桔渾如罪囚,輕者則表衣白裙,男女皆同而在城隍廟會時扮犯人的,尤其多見李斗「楊州畫舫錄」記過揚州城隍行宮(厲壇)的祭禮,說是有人披鏈戴枷去拜神,以求消災除難,天津城隍廟的祭禮是由四月朔日到十日來畢行的,因病許願的人到時便扮成罪人,衣赭衣、用繩縛著隨城隍神而行,這叫做紅犯扮成罪犯隨行是與城隍審判死後的罪囚之說互為表堛滿C

民國年代江蘇金山每到清明前夜便要舉行城隍神巡街,最後以收台儀式來結束,收台有收陰台和收陽台兩種,收陰台是到原野上找尋由朽棺暴露出來的白骨,將覓得的骷髏帶回去投入城隍廟的神像座下,收陽台是先去查明各鄉人的姓名,到收台時便喊出張三或李四的名字,倘有人應聲就燃爆竹收台,把那人的靈魂捉住閉入大桶內,這大概是用來表現城隍神的收容無主孤魂拘攝生人靈魂吧。

浙江省金華縣的城隍了,據「中華全國風俗志」下篇卷四「金華城隍散糧之風」說金華縣每逢清明前一日或後一日舉行城隍散糧,屆期八、九人扛著城隍神像,在街上亂跑,後隨十數人,手執鋼叉或刀劍,面目鰲黑裝作種種奇怪之樣名曰小鬼其時市上做生意之人,無論陳列吃之何物如被小鬼看見總須搶完,但是被搶之人不怨言,並云生意可望格外興盛,城隍神像在街市遊過以後,然後扛至北祁芒塚之處,焚化紙錢銀錠,竟謂城隍以此散給孤魂野鬼也,然後將城惶神像扛面廟中。

像清人,梁恭辰「池上草堂筆記」卷埵酗@個「明心受譴的事,說某孝廉與其友,一同負責,募捐修橋有人說孝廉侵匿了部分捐款,其友便拉孝廉一同到城隍廟其表明心弈,孝廉本來不打算去的,眾人一定要拉他去,他也只好硬著頭皮去了。」怪的是才進廟門,孝廉便莫名其妙地跌了一交,等眾人各跪於神像前,要把寫在策上的對神所說的內心話燒化時忽然一陣大風吹來,把孝廉的疏狀吹到空中,眾人接來一看,上面有「為一貧之故,望神函宥」的話才知孝廉果有欺心之舉逐一哄而散,孝廉垂頭喪氣地回家,當晚就得了怪病不出一個月就病死了。

道光版彰化縣誌卷五祀典志中說國祀事尤先乎戎事;‥‥陸地則城隍有祀,海洋則天后有祀,功德在民聲靈赫耀矣:‥‥而城隍乃護陸之神,城隍爺是也在國內各府州縣祀廟之多神奇之事爭被傳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