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警世訓文


廟宇文化工作室 http://folkdoc.com

觀音菩薩大慈悲 眼含熱淚顫微微 苦口婆心告眾生 眼前劫難來的兇
站在雲端慧眼看 淚珠滾滾下南天 眼看天下要遭難 只因眾生少行善
死亡數字現已現 老少拋屍在路邊 高樓大廈無人站 妻室兒女全失敗
千人共住好悲慘 萬人同穴真可憐 惡人難免大劫難 善看自身能保全
大路通行無人走 血流成河骨堆山 屍體遍地無人管 豺狠虎豹把人餐
二八月內狂風起 三七之月更慘然 四九十月大劫到 十人之中剩二三
唯有南陽殺星現 男男女女不周全 岳地廣女真悲慘 江南巴州民不安
榮陽三縣民道難 十人之中九分難 漢口建州梓通縣 禾苗乾旱全死完
蘭州保寧干八縣 家家戶戶斷人煙 漢中吃喝減一半 更比上年慘幾番
山西陝西更遭難 徐州三縣刀兵見 西鄉一縣人煙斷 老老少少命全完
其它各地死一半 妻離子散難保全 若是有人不行善 災難很快到眼前
忠孝之人得長在 不忠不孝命早先 死後屍體難保全 變做禽獸□中餐
有人路過府州縣 此文勸世四方傳 如果有人不聽勸 只等命喪歸黃泉
每逢廟內講一遍 一方之人能保全 一人宣講太疲倦 應告印刷傳人問
如果有人報上刊 蟠桃會上成神仙 如果有人能聽勸 從此以後多行善
去掉貪心把佛念 可以減少災和難 有些凡民不信善 倫理道德看不見
下屬一日奏三遍 上帝聞奏怒衝冠 御旨立刻傳下殿 大劫就在這幾年
天羅地網來下界 二十八宿盡臨凡 天兵天將一起到 殺盡惡人行天道
刀兵水火一起現 高山平地同一般 山禽水族都遭難 拋屍露骨劫黃泉
十月二十三日晚 滿天星斗全不見 上帝御旨真傷摻 要把惡民全收盡
領旨七次把民勸 凡民不聽也不看 為此貶下南海岸 為民生了普陀山
七日跪思靈霄殿 勸民苦心一遍遍 仙佛上殿拿不見 如此才保位還原
今把天機都說現 凡民以為是狂言 行惡之人有大難 行善之家得保全
上帝接受苦相勸 施恩准許又下凡 但見凡民淚滿面 執迷不梧貪心重
上帝下旨大劫現 乾坤傾倒要還原 山東福建更可憐 萬人之中留二三
大劫還有那一縣 山東四周與漢南 世間之人不行善 所以弔來大劫難
平時吃葷把素嫌 將來斗米值萬元 世間貧賤要清淡 即無吃穿莫怨天
到時劫難一出現 富貴貧賤同一般 七八九月有災難 瘟疫流行把病傳
惡人戶戶有劫難 痢疾瘟疫加傷寒 時間最少一年半 少藥難醫病中漢
惡人到頭惡來還 善人各有一重天 上帝下令來指點 此有仙方可救難
正月十五把佛念 隨時隨地多行善 正月十九排香案 一家焚香答謝天
六月十九功圓滿 自有菩薩來度緣 印送此文免災難 印送此文家平安
印送千份心變善 前生罪業得改變 不能印送用口勸 同樣也在行大善
惡者不信莫多勸 自有惡果來相見 惡人為何遭劫難 貪得無厭不行善
坑蒙拐騙把錢賺 利用公款下飯店 領著小蜜到處轉 老婆在家招野漢
兒子暗中開黑店 閨女引人來受騙 貪財好色婚外戀 更有甚者把倫亂
閨女兒媳全霸占 燈紅酒綠大飯店 晚上全都改妓院 利用職榷謀私便
挪用公款把錢賺 常常借雞來下蛋 貪污受賄經常幹 執法犯法也常見
派人暗中開妓院 滿足色慾把錢賺 各種商販黑心肝 缺斤少兩把錢賺
國營企業大商店 坑害顧客也常見 報刊電台電視台 廣告也常把人騙
不當真假惡興善 只要交錢就給辦 倒賣毒品和槍彈 災禍來臨命早完
工商交通和市容 綜合執法都是假 搜刮民財搶又拿 土匪見了都害怕
房地產價炒得歡 每米售價好幾千 大款有錢買在先 用來養妾尋新歡
窮苦百姓沒有錢 根本無法把邊沾 還有些人抽大煙 只顧一時快神仙
老婆孩子拋一邊 百萬家財化成煙 省縣村鎮鄉下間 有權之人似神仙
國法百姓忘一邊 只顧自己吃和穿 那管百姓無炊煙 米缸常常底朝天
卡拉 O K小包間 白天無人夜裡歡 男男女女密無間 醜態百出難見天
男貪色慾女貪錢 樂極生悲沒幾年 高幹子弟心變貪 作惡無法又無天
上樑不正下樑彎 因為他爹是貪官 學生上學學費貴 不交贊助學生退
課下老師常開會 研究如何多收費 急救病人住醫院 不交押金沒床位
醫療費用很昂貴 勝過山珍與海味 出租車內來作案 以為別人看不見
老天公正他裁判 樣樣全都看得見 只等最後來結算 惡人想躲難上難
不信你就等著看 等到 2OOO 年 等到那時災禍現 善善惡惡全分辦
樓房全塌沒地站 想要吃喝沒商店 太陽月亮全不見 想要逃走沒路線
罵人吹牛舌根斷 經常打人手臂斷 奸淫好色身癱瘓 搶劫偷盜命早完
殺人要用命來還 待人尖刻魔來纏 奉勸世人把佛念 每天至少一千遍
助人福樂多行善 去掉貪心做奉獻 災難來臨可減半 信與不信請尊便
貪心堥是禍根 施捨奉獻是福源 茫茫人海苦為生 輪迴不斷夜朦朧
虛幻世界迷途中 只有佛法是明燈 快快念佛早兔醒 佛法教你樂永生
捨物捨財又捨欲 捨身救世成佛道 印送此文行大善 勸告世人佛心現